顶点小说 > 我是半妖 > 第两百八十二章:世家之艰辛

皇冠hg0088开户

 热门推荐:
    陵天苏眨了眨眼,暗想自己应该用怎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嗯,砸杯子吧……

    手中握着刚喝完茶水的空茶杯,抬到一半就放下。

    陵天苏这才想起来地上铺了柔软的地毯。

    怕是砸碎了也发不出多大的声响,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愤怒情绪才是。

    顾瑾炎也跟着眨了眨,有些不解他这动作是要表达什么。

    “啪”一声脆响。

    只见面前这位方才还好好的世子殿下手臂一甩,手中的空茶杯就在墙壁上重重的砸得四分五裂。

    顾瑾炎愣了愣,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又见他霍然起身,横眉怒目道“顾少你说这话可就忒没意思了吧!咱们哥俩谁跟谁,还提什么谁拉谁下水的事,你的事不就是我叶陵的事,你姐姐不就是我姐姐吗?

    什么都别说了,幸好我深得陛下重用,陛下这才将你姐姐一案交付于我,我今日来也不是让顾少你为难的。

    放心,如今我是主审官,放了顾然姐姐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走,你切将自己收拾的利落干净些,现在就跟我去大理寺将你姐姐接回家。”

    陵天苏想着,既然地上不行就往墙上砸吧。

    只要茶杯能碎,声音够响,足以表达他的愤怒之情就行了。

    顾瑾炎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嘴角抽搐地道“我说叶少,你该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吧,你放我姐姐?陛下知道了还不怪罪于你。”

    他眼神奇怪的看着陵天苏,觉得他脸上生气的情绪好生夸张,感觉好刻意啊。

    陵天苏大手一挥,颇有指点江山,豪气干云的风范“这都不成问题,陛下素来欣赏我的才学,只要我回头说说好话,这些都不成问题。”

    “你确定你不事先问问陛下?”

    顾瑾炎一脸为难道,我滴个乖乖,这叶陵平时看起来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今日如此荒唐,

    难不成是喝多了来此打趣他的?可他身上没有酒味啊?

    只见陵天苏颇为得意道“陛下速来最是欣赏疼爱我,此事咱们若是事先与他提起,他定不会同意,只要先斩后奏,事后他反悔也没办法了。”

    虽然他说得轻巧,但是顾瑾炎还是不愿如此。

    他固然希望姐姐能够早日脱离苦海。

    但事情绝非这般简单,君心难测,陵天苏此举无疑是坏了规矩。

    其后果即便他这个叶家世子也难以承担。

    顾瑾炎不禁有些疑惑,这叶陵平时看着挺精明的一个人,如今为何突然做事如此武断。

    “这事得从长计议……”

    “还从长计议个什么?打铁要趁热,万一到时候陛下心血来潮,又换了一个人来审理你姐姐的案子,怕是可就无人能够帮助你了。”

    嘴上虽然说这荒唐打趣的话,可顾瑾炎看到陵天苏面上异常认真的神色以及幽蓝的眸子闪过一丝异色。

    他的目光竟是朝着窗角那方飘去,接着又冲顾瑾炎大有深意的挑了挑眉峰。

    顾瑾炎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那方窗角,面上却是习以为常。

    他好似明白过来些什么,为

    难的表情骤然一变,昂天哈哈一笑。

    “果真是好兄弟,讲义气!上次没白请叶少你玩姑娘,今日出了这档子麻烦事,哥哥我还真是头大的很,如今有你这么一位好兄弟为哥哥我排忧解难,吾心甚慰!咱们何时出发去接姐姐?”

    陵天苏勾了勾唇,暗道果真不愧是顾瑾炎,反应就是快。

    他笑道“何时都可以!”

    顾瑾炎一脸感动,跨出两步将他用力抱了抱。

    “走!”

    …………

    车经熟路的穿过后院花园,出了那后门。

    二人各自撑着伞,靴底下的浅浅积雪被踩得咯吱作响。

    当他们二人完全走出后门的这条无人小巷,陵天苏这才缓缓道“那个来福……”

    “嗯,我知道,二叔安插在我身边的眼线。”

    顾瑾炎面上挂着随意的笑容。

    “那你还将他留在身边贴身伺候?”陵天苏看了他一眼,道。

    顾瑾炎洒然一笑,道“为何不能将他留在身边?二叔以为我是一个愚昧的纨绔,最喜听得旁人的无脑吹捧,我何不如他所愿,成为他心中所期盼的样子。”

    陵天苏笑了笑,这样的确是个好方法。

    若是他识破来福的来历,必然会引起他二叔的警惕与注意,然后撤走来福,再安插一个更为小心谨慎的眼线放在他身边。

    “顾少这般坦然相告,你就不怕我接你老底?”

    顾瑾炎用鞋底踢起一蓬积雪,溅落在陵天苏的衣摆处,得意笑道“你会吗?”

    陵天苏对于他这种幼稚行为表示笑笑不语。

    顾瑾炎面上的调笑之意收起,正色道“叶少,你跟我说实话,你今日来找我,究竟是要搞什么名堂?”

    “我一开始就说得很清楚了啊,一起去接你姐姐,你放心,我刚从大理寺出来,夏运秋一定想不到我们会在这个时候杀一个回马枪,不会再对你姐姐动刑了。”

    顾瑾炎一把用力扼住他的手臂,强行让他停下脚步,皱眉道“你知道我想问的不是这个!”

    陵天苏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到“顾少觉得我放了你姐姐此举不妥?”

    “何止是不妥!简直是行事荒唐!此事没有表面上那般简单,这看似是我姐姐一个人的事,但这已经牵连到了国事,国事最讲究规矩。

    而姐姐她破坏了这规矩,我不求她能够无罪的离开那大理寺,我只求她能够不要受到太大的伤害就足够了。叶少,你平时看人看事都十分透彻,为何在这件事上如此糊涂,难不成……”

    顾瑾炎说道最后,竟慢慢的将眼珠子睁大“你莫不是看上我姐姐了?也是也是,虽然我姐姐的模样继承了我家那老头子,生的普通了些。

    可身上那股子巾帼不然须眉的气质最是能让你们这些少年心生折服之感,本少理解理解,小子,你可真是好眼光!”

    说完顾瑾炎还重重的锤了一下陵天苏的肩膀,面上尽是亲切之意。

    陵天苏一下子僵在原地,如遭雷击。

    被顾瑾炎这段头头是道的分析给雷得是外焦里嫩。

    这货是怎么得到这个结论的。

    哪有能够这般的就去轻易的喜欢上一个人。

    话说他与顾然也不过就是在大理寺见了那么一面罢了,她面上尽是血污,究竟是何模样,就连他自己都没看清,谈何喜欢。

    “顾少,我不得不说,你的想象力很丰富,但是很可惜,我没有想要成为你姐夫的意思。

    话说回来,你这家伙是不是在一方客栈第一次见到我时就将我误认成了女子?说起来这笔糊涂账我还没找你好好算算呢?”陵天苏杀气腾腾道。

    顾瑾炎面色一僵,有些不自然的赔笑道“误会,误会,纯属误会。”

    陵天苏皮笑肉不笑“那看来就是真的了?”

    “唉,这事啊,还真不能怪我,那时你自报姓名说是叫陵天苏,可你身后跟着的侍卫们一看就是军中出来的,我这么一联想吧,这京城还真没有哪家名门是姓陵的。

    你天生异瞳,与苏家那位小姐是同种色号,我这么一对比吧,陵天苏,苏天灵,这不就给误会了吗。

    不过你放心,今时今日,哥哥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是绝对不会对你起一丝非分之想的……

    还有就是叶少你若是想当我姐夫,我顾家大门绝对你永远为你敞开的。”

    顾瑾炎拍着胸脯打包票道。

    陵天苏冷笑道“谅你也不敢,你也没提姐夫那一茬了,我真没那个意思。”

    顾瑾炎惊奇道“那你这么劳心劳力的帮我们姐弟两作甚,你又不是看上我姐姐了,难不成……是看上本少了?”

    说完,顾瑾炎拢了拢衣襟,上下将他打量了一番,有些犹豫道“虽然本少阅女无数,勾搭的女子小姐也不在少数,但是与模样俊美的小相公倒还真没什么兴趣,那个……那个……”

    “滚你大爷的!”

    陵天苏一脚踹出,狠狠的踹中这货的小腹。

    只听得闷声一响,顾瑾炎怪叫一声,便手舞足蹈的飞了出去,狼狈的摔在地上,白衣大氅沾满了积雪。

    陵天苏挑了挑眉,那一脚不过是随意踹出,没想着伤人。

    但没想到这不要脸的货色居然不闪不避,硬生生的挨了他一脚,还夸张的飞出去这么远。

    当真是厚颜无耻之徒……

    嗯,值得学习。

    顾瑾炎嬉皮笑脸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泥。

    “叶少,你今日诚心诚意的帮我,顾瑾炎此生难忘,虽说方才在我房内说的那句好兄弟讲义气是故意说给来福听的,但是,亦是认真的。”

    陵天苏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你就别太感动了,我此举亦是有私心的。说到底,你们姐弟两,倒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为何这么说?”顾瑾炎疑惑不解。

    陵天苏却不想告诉他顾然真正回京的目的。

    他们姐弟二人,都互相为彼此着想。

    顾瑾炎可以为了顾家,不惜自污,每日过着醉生梦死的放浪行径。

    而她姐姐,功名赫赫,想要藏拙,但为了这个弟弟不得不厮杀战场,立下铁血功勋,如今自身的危机,也是自己刻意为之。

    (ps:今晚还有一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