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炮灰军嫂大翻身 > 299 桑宝,是不是欠收拾

巴厘岛娱乐城开户网址

 热门推荐:
    “景怀,你过来!”陆立行冲他点了点头。

    “首长!”江景怀脚下立正,在他面前站定,敬了个军礼。

    穿着笔挺军装的陆立行,淡淡道:“今天的事闹得太大了。”

    “是我识人不清,差点给军区的孩子们留下隐患。”江景怀面无表情地道:“请首长责罚。”

    “责什么罚,你及时发现了,也不算晚。”陆立行微笑着摇头:“倒是你媳妇,田桑桑,真是个烈性子啊。活泼好动,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江景怀眼底划过一道暗光,静静地听着他的话。

    陆立行叹道:“就是你妹妹江佳琦。可惜啊。人还是静点好,爱动也有爱动的隐患,你说是不是?”

    江景怀抿唇不语。

    陆立行看了他一眼,继续自顾自说道:“岁月不饶人啊。我想起当年,你,佳琦还有陆迟,你们都那么小。现在一转眼,陆迟和你都成家立业了。如果佳琦还在,我们两家还会是亲家。正是因为佳琦的牺牲,让我们意识到边境的动荡。乱,太乱了啊。未来是你们年轻人的,边境需要你们去开疆扩土。”

    “我们等待首长的领导。”

    “我老了。”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首长言重了。”

    “是啊,我真是糊涂了。就算老了,这雄心也是不能消散的。”陆立行轻笑:“多亏你提醒。”

    “……”

    “我听说你妈妈病了,现在好了吧?既然娶了媳妇,也是时候请个假带回家看看。你啊,总是过分重视工作。”语气像个熟悉的长辈,倒有些忘了场合。

    江景怀淡淡嗯了声,“首长还有其他的指示吗?如果没有,我先下去了。”

    “去吧。”陆立行道。

    待众人都解散后,田桑桑呆愣愣地站在原地,还是蒙圈儿的。

    江景怀牵着孟书言走在前头。

    田桑桑小跑到他的另一边,拉起他的一只手。

    江景怀顺势回握住她的手。他的手没有温度,凉凉的。

    “我不是要跟你握手。”田桑桑郁闷地抽回手,问道:“水莲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江景怀瞟她一眼,“自己想,动脑子。”

    “她救你?我救你?是指那次在山洞里吗?”田桑桑动了动脑子,在他边上眼巴巴地瞅着。

    “终于想起来了?”不咸不淡的口气。

    “你、你知道是我?”

    “嗯。”

    “那你怎么都不跟我说?”

    “我在等你主动开口。”

    “如果没有今天这件事,你不会就打算一辈子都不开口了吧?”田桑桑顿时感到毛骨悚然,拢了拢身上的外套,弱弱地斜他:“江景怀,我突然发现,你是个心机boy。”藏得太深了。可怕啊可怕。

    其实当初她救了他,后来再和他遇到时,她不是没想过要问他记不记得。但如果说起的话,她怕他会多想。本来就是嘛,没有契机,提起来也不方便。人可能以为她想邀功,而且事情毕竟也过去了。

    “但这件事又和水莲有什么关系?”田桑桑眯了眯漂亮的桃花眼。

    “你走了之后,她来了。”

    “所以说我被她截胡了?所以你帮她,是因为她送你到医院?我怎么以前没看出,你还是个老好人呢!”

    江景怀抿了抿唇,“还不是因为你走得太快!”

    “是你自己不留在原地,怪我咯!”田桑桑不甘示弱地回视他:“不过说真的,你真不是因为她温柔漂亮,楚楚可怜,才拉她一把的?”

    话一说完,田桑桑就后悔了,她忘了儿子还在边上跟着他们了。

    诚然,一直充当电灯泡的孟书言,并不知道自己做了电灯泡,也并没有听懂那玄妙的语气。

    他拧了拧小眉毛,义正言辞地道:“妈妈你说错了,那个女人很凶的,一点也不温柔,爸爸才不会喜欢她!”

    “是是是。”田桑桑蹲下身欲抱他,他忽然向前走了两步,回头问:“妈妈,我能去找妮妮吗?”

    “去吧,记得回来吃饭~”

    “好哒妈妈。”

    叮嘱完儿子,田桑桑发现自己已经落了江景怀一大截。

    “啊,靖哥哥,等等我。”

    走那么快干嘛?

    “你又胡说什么?”江景怀猛地停下脚步,眸色暗了下去。

    “江哥哥。”田桑桑改口,趁机抱了一下他的腰,在他胸口处蹭了蹭。

    这女人!他的眼顿时跟着了火一样,拉起她快速往楼上走去,门一开把人压在门板后,咬了下她的耳垂:“叫声叔叔听听?嗯?”

    “江叔叔~”她果真甜甜地唤了声,那黑溜溜的眼睛里水汪汪的,看得人心都要化了。“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恶趣味。”

    “你是不是欠收拾,桑宝?”喑哑着嗓子。“说,是不是欠收拾?”

    看在他今天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她长脸,无形之中打水莲脸的份上,田桑桑的心情很愉悦。

    咬了咬唇,脸红了起来,“其实……还是挺喜欢被你收拾的。”

    艹!这小妖精!江景怀一把揽紧了她的细腰,低头堵住了她的小嘴儿。

    这个吻又凶又猛,吻完后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的。田桑桑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阻止了他下一步的动作:“刚才首长跟你说了什么吗?”

    “说你像是脱缰的野马。”他深眸一敛,语气忽然变得邪起来,“桑宝,我怎么没感受到你的热情如火?来,现在让我感受感受……把打水莲的劲都使我身上。”

    “我跟你说正经的。”田桑桑盯着他的脸瞧。说实话,刚才看到他和首长在那里谈话,那时的他侧脸冷峻肃杀,仿佛很陌生。有那么一瞬,她觉得她是没走到他心底的。

    “只是说了一些家常。”他眸光微眯,低垂的眼眸让人窥见不到情绪,“以后我慢慢跟你说。”手探到衣服里,摸着那温软滑腻的肌肤,不轻不重。

    田桑桑的心有些凉,有些涩。家常这两个字让她一震。可她不敢问,也不敢想。他们那样的人家,或许更看重门第。

    “不专心。”他低眸,问:“想什么?”

    “小星星。”她目光深深地看着他,念道:“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我们的小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