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老婆是大BOSS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割袍断义

伯爵娱乐城总部

 热门推荐:
    方冷听到苏酥那句话,表情顿时僵硬了,苏酥,你这是在搞事情啊……

    颜苒看到方冷的目光,顿时别过了头,哼声道:“果然是个花心的男人,一开始我就没看错你!”

    “师父,你怎么来了?”

    唐凝儿也很是惊奇,颜苒这才无奈叹气道:“我不来,你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这话说得,现在是卖了徒弟,要把师父一起打包了么?”

    苏酥开启疯狂搞事情模式,这一张嘴,顿时让颜苒恼羞成怒,也顾不得这里是涂山神树,苏酥的地盘,怒道:“闭嘴,你个小狐狸精!”

    苏酥便松开了唐凝儿的手,缩到方冷背后娇声道:“夫君,她凶我!”

    方冷:“……”

    我看你不是狐狸精,你是戏精!

    “夫君?”

    瑶光惊愕地看向方冷,道:“我只当你在涂山受苦,心中煎熬,现在看来,你在涂山的日子,应该很滋润啊!”

    瑶光的鼻子动了动,闻到方冷身上别的女人的香味,眼神更是不善,方冷连忙解释道:“师父别生气,此事说来话长……”

    方冷发现自己已经养成口头禅了……

    主要是时不时就要面对暴走的女孩子,也只有说来话长能稍微缓缓她们的脾气,否则,方冷来不及解释就要被打死了。

    这都是求生欲。

    “我不想听你解释,你乃是人族圣贤,如何能娶一妖为妻,为师绝不答应!你一定是被狐狸精迷惑了!”

    苏酥听到这话就不乐意了,当场叉腰道:“娶妖精不可以,娶魔头就可以么?哼!”

    这个邪魔,一语双关,瑶光是魔,唐凝儿,也是魔族,反正各人听了,都能有自己的想法。

    “闭嘴,厚颜无耻的狐狸精,别说我还没答应这门亲事,就算是答应了,还没过门,你叫什么夫君!”

    “你反对有什么用,只要夫君喜欢我就好了,略略略……”

    苏酥对着瑶光做了个鬼脸,瑶光更是气的不行,方冷看着都惊呆了。

    师父,你的大仙女高冷人设已经崩塌了……

    “你这狐狸,最擅长魅惑,谁知道你是不是使用了什么妖术!”

    “夫君,你说,你喜欢人家哪一点?”

    方冷:“……”

    当瑶光冷冷的目光也看过来的时候,方冷只感觉头皮发麻。

    至于本来想搞事情的颜苒,忽然发现自己和唐凝儿都成了看戏的了,主战场还在瑶光和苏酥之间。

    “告诉师父,你只是被魅惑了!”

    方冷:“……”

    恐怖如斯……

    这是个送命题,注定是讨好了一个,肯定会得罪另一个。但是,看到苏酥怯弱的样子,方冷还是对她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对瑶光道:“师父,我是人族圣贤,怎么会轻易被魅惑。”

    苏酥顿时露出了胜利者一般的笑容,方冷却接着道:“我也不知道喜欢苏酥哪一点,可能是因为她乖巧听话,也可能是因为她倾城绝色,说不定也因为她身份高贵对我却百依百顺,总之,我也不明白。”

    瑶光:“……”

    苏酥一开始听方冷说不知道喜欢她哪一点,心里还有些难过,再一听,这分明是方冷对她说的情话,心里顿时像是吃了蜜一样甜,便再没了兴致和瑶光争风吃醋了。

    方冷只是履行了自己作为一个丈夫的职责而已,如果要成亲了,都不敢勇敢地站在她的前面,让她安心,如何能做一个合格的丈夫。

    虽然,代价可能是让瑶光很生气,但瑶光的怒火,也应该由他来承受。

    “原来如此,倒是我枉做好人,差点棒打鸳鸯了!你既然执意要娶她,就当为师多事了!不,从你娶她之后,我便不会再是你师父。”

    瑶光心里不觉一痛,声音变得有些冰冷,说出的话也分外绝情。

    苏酥也没想到事情会忽然闹成这样,她没想到,瑶光对妖族的成见这么深。那方冷会不会……

    苏酥开始害怕了,害怕自己又会成为被抛弃的那个,不觉用力抓住了方冷的衣摆。

    方冷回头看了她一眼,威名赫赫的九尾狐,此时眼里全是可怜和祈求。

    这并不是她平日嬉笑怒骂都带着演戏的样子,她的害怕,是发自内心的。

    她这样害怕,方冷也很心疼,方冷抓住她的小手,紧紧握在自己手里,才转头看着瑶光道:“师父,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么?”

    “妖,便是大奸大恶,人妖不两立,你要娶一妖族,师父拦不住你,只能当做没有你这个徒弟。”

    瑶光态度十分坚决,看着瑶光猩红色的眼睛,方冷只能摇头。

    “人要杀妖,妖也要杀人,谁善谁恶,又怎能说的清楚。”

    方冷觉得瑶光的看法太狭隘了,特别的,在见过涂山这么多蠢萌的妖精之后,方冷觉得,妖族也不可恶。

    在他的视角,本身对人族和妖族都没有特殊的情感,因为他是外来者,因而比较客观。

    可瑶光听到方冷的话,噌的一声,瑶光剑都出鞘了。

    “是非不分,善恶不辨,你太让我失望了。”

    瑶光拔出仙剑,不是为了砍杀方冷,而是一剑,割破了方冷身上的灵衣“师父救我”。

    隐藏在“师父救我”里面的剑气顿时爆发,将那一件衣服,破坏得只剩一条条的布缕,自然也没有了隐形的能力。

    “你我师徒之情,今日断绝,有如此袍!告辞!”

    “师父……”

    方冷只是想和瑶光好好讲道理,但瑶光不听他的道理,直接割袍断义了,方冷在她走的时候,才连忙呼唤了一声。

    瑶光没有理他,出了房门,御剑而起,转眼便化作流光,消失在了天际。

    “师父……”

    方冷对着夜空喊了一声,涂山只有他的回音,响彻在神树之上。

    御剑而走的瑶光,不觉也是泪流满面,但她的骄傲,不允许她流眼泪。

    “傻徒弟,祝你和爱人白头偕老,百年好合,师父的事情,就再也不用你管了……”

    瑶光说出的祝福的话,注定是没有人可以听到了,而瑶光御着仙剑,直冲东海而去。

    仙岛,她之前已经找到了,只有斩却姻缘,她和方冷才是彻底的再无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