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洲武帝 > 第六百二十一章 生死为一,大地剑诀

bet365体育在线注册

 热门推荐:
    识海空间不安静。

    锋利的剑刃切割空气和元力,发出的声音让人有些莫名地烦躁。

    太极图的旋转速度越来越快,若是结丹境以下的修者入此奇门之中,恐怕连脚下的黑白两色都无法分辨清明。那上蹿下跳的坤母剑,也早已不见形体,除了耳边能听到它掀起的连绵碎音之外,便只能看见一道耀眼的光芒在周围空间中接连闪现。

    师赋双手自然垂于两侧,他每一步跨出的幅度都惊人地一致,他每一步走得都格外艰难。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他终于还是走到了长孙青云的面前。只要再往前跨一步,他便可以触及那杆破烂的幡。

    然而,他却停住了。

    他清楚,再往前一步,便是奇门得破、长孙青云落败的结局。

    也正因此,他知道,长孙青云一直在静静地等着他走出这一步。一旦他伸手握幡破阵,那么安静的长孙青云就会瞬间变得极度危险,就像是沉睡中的老虎苏醒一般。

    长孙青云的奇门不是正统流传的奇门,长孙青云的奇门是杀人的奇门。

    师赋深知虚无境修者的战斗力,深知能够让长孙青云费尽心机二十年苦寻而来的奇门之术绝不会像目前表现得这么简单。他对自己的一身修为有十足的信心,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目中无人,轻视敌人。他一生经历过无数风浪,亲眼见过不少风华绝代的人物却在阴沟中翻了船,这些人物是他的前车之鉴,是他得以活到如今的宝贵财富。

    他定了定神,将气息调至巅峰。

    他深呼吸了两口气,将沸腾的气血平息。

    他再看了看那忽左忽右的金光,然后抬起了脚步。

    就在师赋的脚刚抬起的瞬间,整个识海空间顿时就起了变化。

    脚下的太极图,由极动转为极静,黑白两色再一次泾渭分明。同时转为极静的还有生死八门,师赋看不到生门在何处,也看不到死门在哪里,但他能看到坤母剑这时候不再偏倚,直直地朝着静立不动的长孙青云电射过去。

    死门竟在长孙青云所站的地方!

    师赋稍微一愣,随即恍然。他抬起的脚步已经开始缓缓落下,他并没有因为死门就在前方而停下脚步,更没有直接转身去寻找绝对稳妥的另外七门。长孙青云在知道了师赋能够凭借坤母剑识破死门位置的情况下,依旧以自身为死门,他这样做当然不是自甘下风,而是他将生门死门合二为一了!

    欲从生门出,必经死门过!

    这便是师赋在瞬间得出的结论。

    “阁下是铁了心不死不休?”

    师赋的前脚已经落下,后脚逐渐抬起。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长孙青云,问道。

    长孙青云抬头望天,似乎在回味着自己是有多久没有过如今这般的决然。他眼白翻动,道:“阁下已是必死之躯,这‘生死一奇门’的打法怎么看都是我亏啊……”

    师赋听罢,竟也没有否认,只是不再开口。

    咻!

    坤母剑已经飞临师赋头顶。

    师赋右手上扬一招,坤母剑便听话地回到他的掌心,只是剑尖牢牢指着长孙青云。

    轰。

    师赋的后脚落定。

    双脚入死门,奇门杀机现。

    极静的识海空间,忽然变得喧嚣起来。如万马齐喑,如鬼哭狼嚎,如山崩地裂,如海啸星沉,杀戮的味道、寂灭的气息、悲惨的呼号、痛苦的哀叫……这里刹那之间如堕入了无间炼狱,没有半分生的气息。

    师赋踏入死门的瞬间,也是他握紧坤母的时刻。

    “死有何惧?待我一剑破之!”

    他铿锵有力的话语,成了炼狱之中唯一的生气。于是,他便成了一切杀机、寂灭的宣泄口。

    唳!

    坤母剑体未动,但剑鸣四起。

    识海空间白色湮灭,被墨黑吞噬。而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有一点金光闪烁,起初,那点金光微不可查,呼吸之后,金光璀璨,如皓日当空。

    ……

    ……

    雪原之上,那几十丈宽深不见底的巨大坑洞还像个无法抹掉的伤疤一般横亘在侧,这时,那个伤疤竟又一次扩大了起来。整个雪原似乎都在动荡不安,就像是一个被冻得瑟瑟发抖的人,他颤抖地更加激烈,白皙的皮肤忽生裂缝,就像是皲裂了一样。

    而这一次,山崩地裂似乎还不足以。

    仅存的修者们摇晃不定,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在这种时候,谁也无暇去斩杀身边的敌人。那突然张开的地缝,就像是一张张血盆大口,一不留神就会把人吞吃进去,他们已经亲眼看见不好同伴滚落缝中,然后那地缝又突然合拢,地下传来各种声音,有巨石撞击的轰隆声,间杂着骨头粉碎的喀嚓声,可唯独听不到惨叫声……

    白雪覆盖的地面露出了一条又一条丑陋的疮疤。

    忽而,又有一整块岩层从大地脱落,渐渐地漂浮起来。还没来得及从那里躲开的几名灵玄境修者,就这么直接被送到了半空。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巨大岩石从地表脱离浮向空中,有的人心生不妙,早早地从那飞起的岩石中跳了下来;有的人心中疑惑,但却觉得空中风景独好。

    山摇地动之间,第五听云找到有些受伤的白洁,又和肖梦蝶、完鉴妃、雷奉翔等人一一会合,几人不知这里为何会突生这么大的变故。但他们都是惜命之人,结伴着朝远处奔逃而去。四大学院的学员和神京贵胄子弟,还有祁连宗那些幸存下来的杀手,本来并无远离之意,可当他们看见盘雄、张恨水、玄青道人、连城宏四个虚无境的高手都像丧家之犬般飞遁而去,他们又哪里敢继续停留。

    第五听云他们一口气奔逃了数里地,直到周围再无巨石升起之后才停下。他们转身看去,只见先前之地早已变了模样,天与地的界限似乎已经没有,巨石飘在空中,和云朵并肩。他们这里大地依然还在剧震,只不过相较之前的震感已经微弱了很多,最起码他们能够彼此携手稳住身形。

    轰隆隆。

    这不是雷鸣之音。

    而是那些悬浮在半空的如同一座座山岳一座座城堡的巨大岩石转动、碰撞、移动的声音,是它们碾压空气发出的音爆。那些巨岩之间并无半分元力,谁也不知道它们是靠什么漂浮而起。

    “死有何惧?待我一剑破之!”

    一道声音如九天怒雷般在众人头顶炸响。

    声音中包含着绝对的威严,以至于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听出这道声音是出自何人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