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洲武帝 >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一叶知秋和元蒙十三君(上)

国外博彩

 热门推荐:
    清冷的月光下,煞白的月色洒在她的青色长裙上,反射出一种皎洁的色彩。她年龄绝对不大,但身高却不矮,第五听云平视着看向她,竟和她的视线水平相接。她腰肢纤细,腰上用一根绿色的缎带将长裙收束,缎带收缚虽然不紧,但却让她的腰肢如柳一般,给人盈盈一握之感。腰间见细,便凸显出她那胸间含苞待放的蓓蕾,虽不见得如拔立巨峰,但也颇有坚挺之感。

    除了张恨水、玄青道人和不能视物的长孙青云之外,其余人的目光都被她牢牢吸引住了。就连连城宏和盘雄这些早已雄风不在的老人,也不禁多看了她几眼,更别说牧坤、叶沉香、四大学院的青少年学子之流了,这些人中,恨不得里里外外地把她看个通透。

    牧家牧坤,潇湘陈山倒也不例外,即便李倾城和薛寒露便站在此二人身侧。

    她的美,就是这么让人无法自持。连拉着长孙青云的小男童,也直勾勾地盯着站在前面的这个姐姐,虽然不像那些青少年般带着些微不足为外人道的意味,但那双纯净的眸子中的喜爱是遮掩不住的。

    在所有人几乎都在对着她的身材连吞口水时,第五听云的视线却停留在她的脸上,久久不能挪开。从嘉陵到潇湘到神京,第五听云所见美人并不算少,比如以魅闻名的魑魅魍魉四姐妹,比如初见时惊为天人的玉玲珑,比如炎华帝国的明珠倾城公主……可即便是放在这许多美人之中,她依然不会被比下去,她的美另有一种别样的味道,一种冰冷蚀骨但却让人忍不住想亲近的味道!

    “哼,男人都是一路货色!”

    美人固然讨大多数人喜欢,但却不能让全部人喜欢。因为这世上还会有其余女人,就像现在的李青萍,她就很不喜欢,尤其是当她看见连一向眼中只有倾城公主的牧坤哥哥现在居然也和其他男人一样盯着那个漂亮的女孩不停看。好吧,她承认那个女孩生得确实漂亮,但……但能有倾城公主好看吗?!哼,她心里很不高兴。

    李青萍的低语让牧坤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他微微一笑,便收回了视线。

    如果秀色可餐不是虚言的话,那么等到大多数人都吃饱了之后,师赋才微微侧身,看向还有些意犹未尽的第五听云。第五听云察觉到师赋的视线,尴尬地咳了一声,站上前来和师赋并肩。他脑筋一向不慢,当师赋亮出手中七罪宗之时,他便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测,而当那漂亮的女孩竟然直接出来不顾长孙青云和盘雄的态度发问之时,他的猜测便完全得到了验证。

    那合欢宫的七宗罪,是涵养千年杀人不见血的剧毒不假,但它同时也是开启这珠峰绝顶之上的宗师圣境的钥匙之一。看现在的情况,那钥匙估计一分为三,漂亮女孩手中有三分之一,长孙青云手里有三分之一,最后三分之一,原本是藏在合欢宫中,盘心一行前往合欢宫的目的正是在此!

    难怪盘雄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和长孙青云串通……

    而那漂亮得实在过分的女孩,一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艳气质和她举手投足间的霸道气质,绝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能够拥有的。即便是尊贵如李倾城,冷艳的霸道之气也比之不足,再加上长孙青云默不作声的态度,足以说明这个容易让人冲动起来的女孩来历非凡。

    转眼之间,第五听云便推断出这许多,他再次抬头看了看师赋,确定师赋是把提出要求的权利完全交给了自己后,才道:“这里的人,一个都不能死,圣境开启之后,我要所有人都能进入其中。”

    听了第五听云毫不客气的要求,那站在长孙青云和盘雄之前的女孩神色不变,她的声音依然冰冷,道:“这是两个要求。”言简意赅,虽未说完,但任谁也能听出她的不悦,那句“你别得寸进尺”虽然没有明言说出来,但却比说出来更具有要挟的意味。

    第五听云牙根发软,对方明明没有动用任何元力,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然后说了一句简短的话。他就觉得周身寒冷无比,一个人的气质竟然能够外显并且外放到如此程度,不论这女孩修为境界怎么样,也能够算得上一个奇人了!

    “是,这是两个要求。”第五听云并不打算服软,同样简短得应了一句。

    盘雄见前方女孩沉默,厉声喝道:“小子,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以为你身旁的人就能护你周全?”

    第五听云毫不示弱:“我不知道前辈能不能护我周全,但我知道前辈能够让你们都进不去!”

    “你在威胁我?”盘雄强行压制住怒意,若不是身前挡着一个女孩,他必然早已冲杀过去,先用绝对武力给第五听云一个下马威。

    第五听云不再搭理盘雄,到了此时,他当然看清了对面那个和自己年纪相当的冰山女孩的绝对地位。他把视线移到女孩身上,和女孩那冰冷的近乎没有一丝生命力的眼神相对。

    场间再次变得一片死寂。

    那已经熄灭了一阵子的火堆,突然发出啵的一声,应该是里面的石头被烤裂了。

    冰山女孩与第五听云视线对峙,谁也不肯退步。

    “答应他吧,他这要求又不过分。”

    就在场间局势近乎走到一个死结之时,南方那片石林处突然传来一道轻松的声音。随着声音走来的,是八个比第五听云略大的年轻人。除了第五听云之前便打过照面的长弓文之外,长弓武、钱不二、伍十欺等和第五听云闹下过不快的人也在,当然,沈独秀、曾冰、阮三十三和梅八四人也在其中,他们本就是一个队伍。

    冰山女孩转过头,一双没有温度的眸子看向领头的长弓文。那一脸淡漠的神色,仿佛在说:“你是哪根葱,也敢管你姑奶奶的事儿?”

    长弓文微怔片刻,读出了冰山女孩眼神中的意思,他双手抱拳,行了一礼,道:“元蒙长弓文,有礼了。”自我介绍之后,他很尴尬地发现冰山女孩的神色并无变化,那种淡漠丝毫没变,他咳了一声,再道:“师兄谈天,带我同窗八人在炎华秋游。”

    此音一落,女孩那如万年寒冰的脸色才终于动了动,不过她的冷淡与漠然并没有丝毫的变化,她开口道:“元蒙十三君还有人在这偏僻的地方秋游?”

    对于这话,长弓文笑笑不答,他早就听说过对方那不可一世冷到极致的性子,自然不奢望对方能说出什么好听的话。饶是他长弓文,也只能搬出师兄谈天的名字和“秋游”一事,才勉强让对方知晓他们是元蒙十三君的人。对方的眼界,完全就和他长弓文不是一个水平,他又何必贴上去找罪受呢?

    其实,他都已经有点后悔站出来帮第五听云说话了……本来想静静地装个逼,结果……对方压根儿不认识他。世间尴尬事,莫不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