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洲武帝 > 第四百五十八章 你又能做什么呢

足球网上下注

 热门推荐:
    “当当”的声音在林间响起。

    意识处于一片混沌的第五听云,在这些声音闯入耳中的时候,才渐渐苏醒过来。意识恢复,他首先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颠簸,以及后脑勺上温软的触感,与此同时,他的鼻头微动,一抹连绵的香味潜入其中。

    这是从未闻到过的一种气味。

    他一脸疑惑地睁开睡眼,心中暗道今晚这一觉睡得真沉。

    “你醒了?”

    一道香风扑面而来,裹挟着温热之气。

    第五听云刚睁开眼,就看见一张媚态横生的美丽容颜,他顿时屏住呼吸,想到自己脑袋正枕着魅的大腿,他的脸色唰一下就变得通红。不对啊,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不是在睡觉吗?魅是什么时候来的?睡觉?我……视线一移,当他看见周遭并非是卧房之时,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腹部用力一收,整个人坐了起来。

    “你这一觉,可睡得不短。”

    魅似乎病没看见第五听云羞红的脸颊,或者说,对于第五听云这种小毛孩,她早就见惯不怪了。

    第五听云不敢去看魅,那妩媚的脸蛋,尤其是那醉人的双眼,他可承受不住这种成熟女人的风韵。快速地扫视了一下四周,他确定自己不在床上,而是在一辆疾驰的马车之上。

    马车之内空间不大,只有他和魅两人紧挨坐着。

    难怪从魅身上逸散出来的香味如此浓郁。

    “这,是怎么回事?”

    抽了抽鼻子,第五听云一边猛吸了几下空气,一边问道。

    一提到这,魅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低沉,她偏过头望向车窗外:“姐姐只能奉命送你到湘陵边界,到了之后,你就得自己回学院了。宗内还有很多事等着我。”

    听到这话,第五听云稍加思索,便大概想清楚了:“是小洁自愿的吗?”

    魅收回目光,直直地看着第五听云:“这重要吗?”

    第五听云点头,他脸上的羞红已经褪去,回看着魅的眼神很坚定:“若非小洁自愿,这笔账就得算在鬼王宗的头上。如若是小洁自愿,这笔账我就会记在天山宗头上。”

    “哦呵呵。”魅掩嘴笑着,似乎是被第五听云给逗笑了,“不论是鬼王宗,还是天山宗,凭你又能做什么呢?杀回鬼王宗,硬闯天山宗?”

    魅的语气虽然带着调笑之味,但却一句一句,如同针般扎进了第五听云的心里。是啊,现在的自己又能做什么呢?纳元境的修者,在鬼王宗的眼中都还算不上高手,更何谈那与武当齐名、雄霸帝国西部地域的天山宗呢?!

    察觉到第五听云眉间流露出的黯然,魅轻叹着说道:“白洁妹妹让我转告你,订婚的决定是她自己下的,她还说与公子本就是萍水相逢,承蒙公子百般照顾,她铭记在心,终生不敢忘。”

    “傻丫头,我答应了白爷爷要好好照顾你的啊……”

    第五听云如何不知道,白洁做出这个决定,一是为了报答计十三娘的知遇之恩,二则是为了让他别去趟这浑水,天山宗的强大,不是他第五听云能够轻易挑战的。他不再说话,望向窗外,各种树木花草飞退,就像是白洁其人,就像是鬼王宗一样,离他越来越远。

    “喂。”

    “第五听云。”

    “喂,你在想什么?”

    魅连唤了几声,但第五听云似乎完全没有听见,对魅不理不睬。

    喊了几声之后,魅索性也闭嘴不语,她想,这种时候确实应该让第五听云静一静。她不再说话,但依旧在注视着第五听云的神色,特别是第五听云墨黑色的双瞳,以往的第五听云,身上总能散发出积极的光芒,那是一种不甘于命运的冲劲和韧性。

    但今日,魅却发现那种冲劲和韧性被动摇了。

    她在第五听云双眼中,看到的是失落、无奈,以及自责。

    驾!

    车夫扬鞭策马之声响彻林间,马车顶着秋日一路向东疾驰,傍晚时分就到了嘉陵省和潇湘省的边界之处。

    马车速度减缓,终于停在了驿站之中。

    沉默一天的第五听云,这时才收回思绪,整理了散放在马车内的离人剑、坤母剑,还有那锈蚀的第三把剑后,掀开车帘,走了下去。

    “你,不回去吗?”

    魅叫停了第五听云,问道。以她对第五听云的了解,第五听云在早上醒来时就应该叫车夫调转车头,回到鬼王宗大闹一场。可她实在没想到,第五听云除了醒来后问了几句话后,就全程静默,只字不提回鬼王宗的事。这让魅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于是她才有此一问。

    第五听云下了马车,顿了片刻,转身,竟拉出了一个笑容:“回去?回啊,我不正是在回学院的路上吗?”

    这回答,和第五听云脸上那若无其事的笑容,让魅一下子怔住了。她沉下了脸,道:“你就不打算再去鬼王宗?”

    “鬼王宗?”第五听云依旧笑着,眸子中的失落已经荡然无存,“我去又能做什么呢?”

    这本是魅此前问他的话,现在他却用来反问魅。

    更气的是,魅竟然哑口无言。

    就在魅心中以为错看第五听云的时候,第五听云真诚地望着魅,收起了笑容,他的眼神透着勃勃不熄的斗志:“天山宗吗?我会去的。”

    第五听云没有举手对天发誓,他只是自言自语似的说出了八个字。

    然而,就是这轻轻的八个字,却一下子挽救了第五听云在魅心中濒临崩塌的形象。魅深深望了第五听云两眼,双唇不由地微微咧开,嘴角轻翘,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她笑了。

    “多谢姐姐亲自相送,接下来的路就不须姐姐陪伴了。”

    第五听云微微欠身,笑着对魅说道。然后不待魅说话,他就转身朝驿站走去,头也不回。

    魅保持着掀开车帘的姿势,凤眼凝望着进入驿站的瘦削背影,这个少年,终归还是与旁人不太一样呢?她心里不知为何竟有些高兴,大概是因为白洁妹妹有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好公子吧,她这么想着。

    “姑娘,接下来去哪?”

    车夫偷瞄着魅,不知暗自吞咽了多少口水之后,终于鼓足勇气问道。

    魅放下车帘,道:“原路返回。”

    “得嘞。”车夫吆喝一声,牵着马儿转了个方向,然后坐上车辕,扬鞭御马。

    车轱辘滴溜溜直转,魅坐在马车里面,感受着从车窗外面斜照进来的夕阳余晖,眼前浮现着那个背负三把宝剑的奇异背影:“天山宗吗?我会去的。”回味着这八个字,她突然对未来有些期待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