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洲武帝 > 第三百五十九章 给个说法

太子娱乐城信誉怎样

 热门推荐:
    呼哧呼哧,死寂的夜空中,这时不断有黑影从高处掠来。

    站在师赋身后,看着陆陆续续从四周围墙上跳下来的修者,当中有灵玄境,也有少数几个结丹境的修者。这些新来的修者,虽然气势远远不及最开始那三人,但他们扎堆前来,二三十余人,给了师赋不小的威压。

    而师赋,那副带笑的老脸渐渐也收敛了些。只不过他那略显孱弱的身躯,依旧一动不动地拦在第五听云的前面,挡住了这些负责镇守刑牢的修者。

    “速去!”

    师赋催促了一句。

    第五听云这才反应过来,顾不上思虑旁的东西,转身往玄字牢门跑去。他本来还担心这二十纳元境九重天的修者会阻挡他,可直到他推开门进入监牢,那些修者仍旧纹丝不动。他这才想起,刚才师赋往后挥手的动作,定是施加了“不动金钟印”之类的手段。

    进了牢门之后,是一段往下的石阶。

    天地玄黄四监都只是牢门设于地面之上,真正的牢房却是在地下。罪名越重的人,关押的地方就越在地面之下。

    无暇顾及玄字监外师赋的情况,第五听云和白洁两人匆匆地沿着石阶往地下跑去。足足跑了四五十步后,他们才看见一个挖空出来的平台,平台上有一张木桌,此时那木桌旁还有着三两狱卒在谈笑。

    狱卒见有陌生人闯了进来,还是两个毛头小子,顿时就站起来呵斥道:“哪里来的野小子,赶紧给大爷滚出去”可话还没说完,他们就只听得“呲啦”一声,第五听云御动离人剑出鞘,单手执剑架在了最前面狱卒的脖子上,冷声问道:“第五贤川被关押在何处?”

    变故突起,后面两个狱卒这才惊觉眼前的两个小孩非是善类。

    脖子上剑刃的冰凉,对方出剑的迅速,以及少年不经意间展现出来的修者气势,顿时就把那狱卒吓得瘫了。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牢头,虽然平日里看刽子手杀人不少,但被人用剑架在脖子上尚是头一遭,所以此时哪敢反抗,哆哆嗦嗦地回答道:“什么?什么第五贤川,我不知道,我,我真的不知道。”

    唰。

    第五听云收剑,懒得理会这三个狱卒,和白洁继续往石阶下奔行而去。沿途也能碰见一些还在巡逻的狱卒,不过都是些普通人,第五听云甚至懒得盘问,闪电出手击昏之后,就一间一间牢房开始寻找。

    玄字监外,并没有什么动静传来,第五听云不知道师赋能够撑多久,所以他甚至顾不上白洁,而是自己一个人御动着梯云纵的身法,逐间检查,白洁很快就被他甩到了身后。

    然而,沿着阶梯下行了没有百丈也有五十,经过的牢房少说也有百间,看见的犯人更是多达三百之数,可他就是没有找到任何一个第五族的人。越往下走,灯光越是昏暗,空气越是潮湿,味道也越是难闻。

    不多时,第五听云已经来到了玄字监最底层。

    只剩下最后两间牢房没有查看了,他怀着担心和期许的忐忑心情上前去。这两间牢房是用铁门锁住,只在门上留了一个方口,以供人送饭或是查监。

    “父亲?”

    他把门上方口拉开,凑上去轻唤了一声。

    里面的犯人似乎正在熟睡,听见这声音微微抬头,一脸疑惑地看着第五听云。第五听云只看一眼,就把方口重新关上,他又去了隔壁,同样拉开方口,可得到的结果依旧令人失望。

    玄字监全部看过,竟无一个第五族的族人!

    这样的结果,尽管第五听云心中早有不祥预感,但此时也很不舒服。他的心乱作一团,原来刑部总司的工作人员并没骗他,不论是总司的卷宗,还是关押犯人的玄字监,都没有任何第五族的影子

    可我查过嘉陵省刑部的卷宗啊,他突然想了起来,嘉陵省的刑部卷宗和中央刑部总司的卷宗竟有出入?这之间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吗?是中央刑部总司有所隐瞒,还是嘉陵省刑部的卷宗有蹊跷?

    慌乱过后,是一连串的问题。

    砰!

    就在这时,整个玄字监一阵晃动,有如地震一般。

    “师傅!”第五听云收回重重思绪,运转身法拾阶而上,在半途遇见白洁之后,二人一齐奔往玄字监外。这一次二人不需要查看牢房,所以速度自然很快,两人推开玄字监大门,跑了出来。

    刑牢广场上,每个人的站位几乎还和第五听云进去之前一样。

    只不过若仔细去看,会发现与师赋对峙站立的那名虚无境老人,此刻竟朝后退了一步。原先老人是站在同行其余二人的前面的,此时他们三人站在了一条线上。

    “师傅。”第五听云来到师赋身旁,轻声喊道。

    师赋一见第五听云的神色,便知结果,安慰道:“小子,做出最好的安排,做好最坏的打算,这句话你应该不是第一次听到吧?凡事都要向前看一步,虽然你在这里没有达到目的,但起码离你的父亲母亲更近了一步不是吗?”

    神色黯然的第五听云,这时很是敏感,一听师赋这话,首先想到的并不是话语中包含的道理,而是联想到师赋这几天那可有可无、事不关己的态度。他总觉得师赋这两天有些奇怪,现在才终于知道怪在何处了:“师傅,你早知我此次神京之行将无所获?”

    “也不说一无所获,只是不太乐观罢了。”师赋正面回答了第五听云的问题,不过,他也不多做解释,道,“现在刑部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你想要问什么就问吧,毕竟这群人等闲是见不到的。”

    听师赋这么说,第五听云才再次把视线转移到广场上另外的人身上。他这时才注意到,那名虚无境老人身边的两个修者,都身穿着刑部高官的服饰,应该是中央刑部总司的负责人。而老人本身虽只是一袭长衫,但看他居中而站,威严十足,料来也该是中央五部权力中人。

    “阁下深夜硬闯我刑牢重地,可否给个说法?”

    虚无境老人见第五听云和白洁这一对少年少女从玄字监安然走出,而玄字监内并无旁人闯出来,他就大概知道眼前三人并非劫狱而来。不过三人硬闯刑牢是事实,枉顾帝国刑律之法,小觑帝国刑牢重地,这亦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只是他虽不容,但凭刚刚和对方对掌来看,他竟探不清对方虚实,这让他内心很是惊颤。以他如今之修为,炎华帝国内能与之打成平手的人也找不出一手之数,更别说让他都觉高深莫测的人了。正因为此,他才压住心中怒气,竭力缓和地说道。

    而老人说话之际,其身后几十余人都噤若寒蝉,面露尊敬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