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洲武帝 > 第三百一十章 你的怜悯分文不值

新2娱乐城公司入款无限次数不用申请直接到账

 热门推荐:
    第五听云已经收了力道,想要撤回离人剑,然而离人剑上却有着一股强大的阻力,使得离人剑动弹不得。他看向钱不二,只见钱不二的眉间隐隐现出疯狂神色。

    “你的怜悯,分文不值!”

    钱不二迎着第五听云的目光,咧嘴大声嚷道:“来吧,我不需要你的怜悯,堂堂正正地做个了断吧!”

    他把第五听云相让,看作是怜悯。

    这就是傲气,就是傲骨。

    倘若换做其他人,是很难有这胆气冒着一边升级的危险,一边还不忘与人战斗的。大多数的修者巴不得遇到像第五听云这样的对手,好安安稳稳地突破之后,再又毫不留情地打败第五听云,这是人的通性所在。而且,当这类人在战斗中恰逢对手突破时,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借机取得胜利,在他们心中,傲气?不存在的。胜负,才是关键,而取得胜利的手段都是次要中的次要,可以说不值一提的——这同样也是人之通性。

    悲哀的通性

    注视着钱不二那坚定不移的眼神,第五听云忽然意识到,若是一味撤剑,那就无异于是在侮辱对方。换位思考一下,倘若现在是自己面临突破,他会让对手停下来吗?

    也许会,也许不会,不过大概是不会更能符合他的内心吧?

    某种意义上说,第五听云又何尝不是和钱不二一样一身傲气呢?

    “好!如你所愿!”

    最终,第五听云点了点头,直视着钱不二的眼睛应道。

    钱不二的眼底不由地流露出几分亲近之意,不知为何,他似乎能够感受到第五听云在刚刚那么短暂的时间内,究竟经历了怎样的一些思考。

    这大抵就是所谓的惺惺相惜吧

    第五听云左手重新握剑,随着他叱喝一声,离人剑白芒猛然大放,刹那之间,那已经偃旗息鼓的剑鸣之音再次响彻了整个擂台,在整个升学会场中回荡不息。剑意,更强,这是他对钱不二的尊重。

    “很好!”

    感受着周围空间无处不在的锋锐剑意,钱不二仰天大笑三声。他那粗犷的嗓音,让人听起来更像是一头巨猿在咆哮。

    万千剑意如百川归海,再次源源不断地涌入到那柄发光发热的离人剑中。

    四周元力也呼啸不止,在钱不二的周身刮起了一个巨大的元力风暴,其中声、光、电、金、木、水、火、土等各种各样的元素力量全都在嘶吼,在翻滚。巨大的风暴将钱不二包裹在其中,甚至让人看不清钱不二的身形。

    唯有他那两只粗大的手露在外面,正与离人剑激烈地交锋着。

    “你们快看!”

    又有人尖声喊道。

    众人看见,与元力风暴相对的地方,一柄和风暴等高的剑之形状正在若隐若现,那剑形透明无色,但却可用肉眼直接辨出。剑形插在擂台上,插在第五听云的身后,就像是第五听云的坚实后盾。

    而更有眼尖的人,可以看出那剑形无疑便是离人剑的放大版。

    嗖——

    就在观众们惊叹于元力风暴和巨大剑形的恐怖威势的时候,剑形和风暴同时动了。在第五听云和钱不二的意念之下,它们毫不犹豫地朝着对方轰砸过去,剑形和风暴所过之处,发出一连串震耳欲聋的音爆声。

    轰!

    眨眼之间,它们撞在一起。

    突然之间,看客们、学员们的耳边只觉一阵死寂——那是被巨声震得短暂失聪的表现。

    短暂的寂静之后,那宛若晴雷的炸响声才猛然炸开,在他们的脑海之中留下了一阵炸痛。无数人捂住耳朵,但依然无法阻隔那无孔不入的声波,有些离擂台较近的学员,更是哀嚎一声,捂住双耳的指隙间淌下了鲜红的血液。

    元力的剧烈倾轧和躁动,竟直接将学员的耳朵给震聋了!

    然而,这还只是第一轮的爆炸。

    震响声尚未消失,紧接着第二声炸响再次在擂台上空波荡开去。与这声炸响同时间传开的,还有咔咔的岩石碎裂声,和两道一前一后的喷血声无疑,在这次的交锋中,第五听云和钱不二两人又一次双双受伤。

    剧烈的力量争锋,把擂台上方的空间都扭曲了。而爆炸之源的正下方,第五听云和钱不二所处的擂台,更是元力肆虐,让人看不分明其中境况。

    就在众人焦急地想要看清场中情况之时,只听得一声破空之音,一道白色虹光从那扭曲的空间中倒射了出来。

    那是离人剑!

    剑上的白芒已经黯淡了许多。

    紧跟着离人剑飞出来的,则是第五听云的身体。即便是抛飞在空中,他依然还在吐着鲜血,血雾在空中弥散,颇有几分烟雨蒙蒙的感觉。而另一方,钱不二的身影几乎是和第五听云一块飞出,只不过其体型早已不如之前那般壮硕,变回到了正常的状态。

    “难道是平局吗?”有人反应过来,高声喊道。

    看这两人都如断线风筝一般抛飞出去,而且都没了再动的余力,照这样看来,两人应该是会同时掉出擂台可如果平局的话,该当如何?升学试以前的夺魁轮擂台赛从未出现过平局的情况啊

    咻!

    就在众人的眼睛随着两人身体的降落而下移之时,一道尖利的声音传了出来。众人凝神看去,只见最先射出的离人剑这时白芒微闪,在空中盘旋一圈之后,竟射向它的主人——第五听云。

    众人不解之时,离人剑已经来到了第五听云的身下,承托住了第五听云下坠的身体。但是,尽管离人剑尝试驮负着第五听云,但一人一剑依然在不停地下降,看来离人剑的承托力依然不足以负担起一个人的重量。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在下坠的同时,离人剑也同样在把第五听云送往擂台。

    噔。

    借助离人剑,第五听云回到了擂台的边缘。

    他的脚刚刚踏上擂台时,顿时响起一阵碎响,他脚下的擂台岩石再也撑不起一个人的重量,哗啦啦地碎裂成了一堆细小的石块,整座擂台轰然倒塌。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钱不二也落到了地上。

    手握离人剑,第五听云拄剑不让自己倒下,他平静地看着擂台那一方的钱不二,看着钱不二艰难盘腿坐了起来,然后开始闭目冥想。他没有想到,钱不二竟能借助突破的契机,发动这么恐怖的一次攻击——更加恐怖的是,钱不二并没有因为这次攻击而影响到自己的突破!

    这人对元力的掌控,对武道的认识该有多么深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