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洲武帝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剑与剑的差距

德州扑克世界排名

 热门推荐:
    阮三十三右手一翻,一柄通体银亮的宝剑出现在他手中。

    第五听云只是看了一眼,便知道那剑也不是凡物,其上流转着含而不漏的银色光华,锋锐之意内敛,使得乍看上去显得有些驽钝。但他知道这只是表象,若因此就轻视那把剑的剑,一定会吃不小的亏。

    在此之前,他已经遇到了好几个使剑的修者,包括曾冰的冰魄剑,还有沈独秀的剑,一个冰寒,一个快到极致。这些使剑的人,每个都有自己鲜明的特点,也正是因为这些特点太过突出,他在对阵过程之中每每都能有所体悟。

    不知道,这阮三十三的剑又会有什么特点呢?

    带着一种期待,第五听云执剑前冲,意念动时,左手离人剑散发着莹白的光芒。

    “剑是好剑,”阮三十三紧盯着离人剑看了好几眼,蔑笑道,“可惜好剑落入庸人之手,免不了空自堕了名声。”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前奔行,偌大的潇湘学院比试场地,现在就是他们二人的舞台。

    叮。

    剑刃与剑刃第一次相交,发出清脆入耳的声响。

    围观的学员们离得近,被这声脆响一震,竟觉得灵台清明了几分。脆响声中,夹杂的剑意,饶是旁边从不使剑的人,也惊呼一声,称自己感受到了一股凌厉之气。

    两剑交合,银光和白芒仿佛也较上了劲,疯狂地放着光彩。明明一触即分的两把宝剑,不知何因给人的感觉却像是黏附在了一起。

    铛。

    一声如钟巨响,在两剑剑刃上激荡而出。

    嗡嗡嗡,就连周围的初等学员们,竟都听到了剑刃剧烈抖动而发出的剑鸣之音。看得出来,在这第一剑之中,双方相持不下,并且都受到了不容忽视的剑气震颤。

    “好!”

    阮三十三眉目微凝,他没想到对方竟能如自己一剑持平,不由地脱口叫了声好。可话音刚落,他便赶紧补了一句:“不过仅仅如此,那可不行,让我来让你见识见识剑与剑之间的差距。”

    他明明心里已经认可了对方的剑,却又死鸭子嘴硬,狂妄地对对方加以贬低。

    话刚出口,他把剑一横,然后圆臂一挥,切出了一个大弧线朝第五听云胸间斩去。这一剑变招顺畅,奇快,不可谓不是奇绝诡绝的一剑。

    若是换做之前,第五听云多半就会运转梯云纵疾退,以避开敌剑之锋芒。但现在不同,学习融合了多人剑法之后的他,离剑七式在原来的基础上更加圆融完备,攻守俱佳。

    只见第五听云右足猛然踏地,立稳下盘,然后左手手腕一抖,离人剑斜斜地向上一划一拉,竟巧妙地搭上了阮三十三出其不意的那剑。不仅如此,他左脚后退一步,整个人朝后微微仰倒,敌剑被离人剑一拨,剑道微向上扬,一下一上之间,阮三十三的剑贴着他的面门削了出去。

    真可谓是艺高人胆大。

    这样看似简单的一划一拉一拨,其背后却是对离人剑、对敌剑、对速度、对力量的精准判断。

    看似轻而易举,实则难上加难!

    阮三十三眉头再皱,他隐隐已经感觉到,现在正和他交手的第五听云,其剑法似乎不再是昨天那般,甚至就连第五听云上一场的剑法,也已经不能拿来做参考了。

    现在的剑法,就是现在的,如上一场不尽相同,与昨日的那更非同日而语。

    日日进步,时时进步,这是多么恐怖的修炼天赋?

    阮三十三彻底住口了,他将轻视之心收起,他渐渐明白了,为什么己方数十号人跟第五听云消磨了两天的时间,依然没能把第五听云淘汰出去。第五听云的进步速度太快了,快到每一场战斗都是一个全新的第五听云。

    面对这样的第五听云,他们数十号人除了人数上有优势之外,其他方面或许还真不好说。

    呲——

    剑刃与剑刃交缠摩擦的声音持续着,第五听云在拨开阮三十三的剑后,并没有脱身回退,反而向前一步,手腕一震,将敌剑猛力下压。阮三十三不料第五听云对自己的剑有如此信心,一时不察竟被离人剑死死压下。

    第五听云不待对手反应过来,手腕连转,带着离人剑连续圈带敌剑。

    阮三十三手中剑受到圈引,竟大乱了己身剑法。可他毕竟非是等闲,有胆量说出大话,他自然也该有些实力的。瞅准机会,他右手松开,立掌拍在剑柄之上,一声轻响之后,接着一道“簌簌”的飙射之声。

    阮三十三的剑,在这一瞬间,化作了箭,射向第五听云。

    呲呲呲,巨力把阮三十三的剑往第五听云推去,第五听云不意对方竟舍剑相攻,待他反应过来时,那剑已经擦着离人剑的剑刃脱离了圈引,直奔他的胸腔而来。

    他不慌不忙,诚如此前所述,如今他的剑法已经到了浑圆如一、攻守咸备的新境界。所以,他双眸陡张,手腕一按,离人剑贴着敌剑剑刃削下,两剑摩擦发出的声音格外刺耳,让周围不少人捂住了耳朵。

    剑作飞箭,其势不减。

    但第五听云心念通达,四肢百骸元力畅行,他只觉左手力量无穷无尽,低喝一声,离人剑继续削下。在一阵刺耳的滋滋声中,突然以一道“叮”声戛然而止,众人望去,只见第五听云的离人剑剑尖正好抵在阮三十三的剑的剑镡之处。

    阮三十三的剑,已经停滞下来。

    “好!好!”

    稍微有点眼力劲的人,这时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第五听云这一剑,可以说是集中展现出了第五听云剑道上的功底,用剑之准,用剑之精,用剑之勇,无不能让人心折。就连守在潇湘学院场边,曾打败第五听云的沈独秀,这时也不禁鼓掌。

    然而,第五听云这一剑并未用完。

    止住了敌剑之后,他一圈一带,那把银亮的剑就如同他手中的玩物,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光圈之后,嗖一声射向地面,最终插在第五听云身旁的土地里,剑身没入地下足有两尺。

    剑身不停摇晃着,发出细微的几乎听不到的声音。

    阮三十三远远看着自己的剑,面色实在不好看。那剑的晃动,就像是在不断摇头,像是在啪啪啪地打着他的脸。此时此刻,他之前说过的话一句又一句地回响在脑海中。

    我来让你见识见识剑与剑之间的差距这句话还言犹在耳,但他的脸却有些发烫。这句话是他说出来的,但却是第五听云用行动来把这句话的内容践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