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洲武帝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滔天怒火

皇冠网下注几点?

 热门推荐:
    今夜的天门城,注定举省瞩目。

    太阳早已落山,天门城、嘉庆城等附近的城民都在享受着夜晚、星空和绚丽的灯光。然而,突然之间,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一道白光闪现,如同闪电一般,紧接着轰隆巨响,大地震颤,就连远在百里之外的其他城市也都能感受到明显的震感。楚江大段水位倒灌,江畔有些地方直接裂开几丈宽的深沟,引得汹涌的楚江水差点改道。

    无数人以为地震之时,天门城中猛然间火光冲天,热浪席卷。百万双眼睛聚焦天门城,那七彩光华之内,俨然已经化作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里面只剩下炸响声、火焰扑腾声,和细不可察的哀嚎声。

    光华之内,宛若地狱!

    嘉庆、天门诸城的居民,此刻全都跑出家门,聚集到一片片的开阔地,起初谁都以为发生了地震,可当他们齐齐望向天门城中时,每个人都默念了一句:李府出大事了!

    震感一直持续了两刻钟的时间,地面才渐渐平复下来。而人们的视野中,那七彩光华也缓缓黯淡下去,光华包围着的火光也慢慢息止。

    “啊——我要让你们陪葬!”

    “你们!都得死!”

    就在所有人暗松一口气之时,从那李府的废墟中突然响起一声咆哮。其声音之凄厉,如同鬼哭狼啸,天门城中无数襁褓中的孩子被吓得哇哇大哭,就连一些入了武道的修者,也都感受到了这声咆哮中的浓浓煞气和杀意。

    嗖嗖嗖。

    嘉庆城方向几道光华一闪即逝,似乎有大人物在急速接近天门城。

    轰!

    李府废墟上空,陡地又传来一声惊天爆炸。

    所有人赶紧极目看过去,只见已经重新漆黑下来的夜空上,一蓝一白两团炽烈的光芒正在交锋。光芒之中,影影绰绰显现出两个人影。

    “咦,那不是李家家主李淳山吗?”不可计数的眼睛注视着现在的天门城,有眼尖的人认出了李府废墟上面那道蓝色光芒之中的人。

    “传闻李淳山黑白两道通吃,这下子有人找上门来也不奇怪。”

    “另一个人是谁呢?看他样子,应该是黑道路子上的。”

    “这还用说?官面上的人,谁会一下子弄出这么大动作?”一个富商模样的人,站在嘉庆城听涛楼上,看着天门城方向的激斗,有理有据道,“也只有见不得光的那些人才这么不惜命,今天这事一过,嘉陵省的道道儿怕是要重新洗牌咯”

    一时间,诸城沸腾,纷纷猜测着是谁和李淳山有这般大仇。

    轰!

    夜空中又传来一声巨响。

    李淳山和对手对了一掌,二人实力似乎在伯仲之间,都被反震力震回,重新落回到地面。凌浩宙在李淳山身后轻轻拂了一下,就把李淳山踉跄的身形给扶稳了。

    这么个小动作落在第五听云眼中,顿时让他双目微凝,凌浩宙的实力恐怕比李淳山要强上不少。这也难怪,毕竟离人剑灵给凌浩宙的评价是“结丹已满”!而那李淳山,虽然在他眼里依旧是强的可怕,但应该只是结丹境的新秀而已。

    双方落地之后,李淳山已然披头散发,面目狰狞。他龇着牙,目露凶光,紧盯着眼前的一个又一个人,他的眼睛里布满血丝,双拳紧握,怒火滔天。

    上一刻钟,他还是智计无双的李家家主。

    仅凭一场宴会,他为自己儿子的出路做好了绝佳的打算;仅凭一场宴会,他本可以除掉渝阳郡另一个旁支李室后人;仅凭一场宴会,他笼络了整个天门城的五部官员,真正成了天门城的当家主人;仅凭一场宴会,他还引出了鬼王宗和次皿五香堂这两个生死仇敌,而且联合刑部凌浩宙布下天罗地网,本可以将第五听云、鬼王宗和次皿五香堂一网打尽;仅凭一场宴会,他追查回了兵部被劫的科技武器元力弹,借此可以和兵部完美搭线

    可以说一箭多雕的无双计谋,却万万没想到,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毁了。而到如今,李淳山连这个小角色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一切都毁了。

    毁得彻彻底底。

    不仅他的计谋告吹,连他的家属亲眷,除了现在还在身后的十余人外,全府上下一百来号人,现在全部化作了尘土。昔日繁盛的李府,而今荡为平地,一砖一瓦都没留下。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经历从大喜跌落到大悲的李淳山,心里的愤怒和怨恨,已经不可遏制,他现在满脑子只有两个字——杀人!

    唯有鲜血,方能平息他心中之怒。

    “杀啊!”

    “冲!”

    突然之间,从废墟之外的各处街道涌进来一群又一群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人,他们手里拿着明晃晃的长刀,嘴里都在高喊着。如今的李府已经是一片平地,这群人出来之后,直接把在场的三方势力团团围住。

    李淳山和凌浩宙一方,师赋和第五听云算一方,另一边司空明、魑魅魍魉四姐妹则是第三方。

    “都到齐了吧?”李淳山阴着脸,尽管被重重包围,但他不露惧色,眼神之中反而闪动着嗜血的光芒,“到齐了就好,虽然我埋伏在府内的精英被你们一股脑炸没了,但你以为我没察觉到你们安插在各大巷道的人吗?”

    一听这话,司空明眉头紧皱,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他们这次的行动似乎从头到尾都在李淳山的预料之中。若不是姜成以生命为代价引爆元力弹,恐怕次皿五香堂这一次就真得栽在李府了。

    “报,总副堂,东面杀来大批李府府卫,黄香堂司空堂主正在率众抵御。”

    “报,北边玄香堂遭遇埋伏,堂主身受重伤,堂口弟兄伤亡惨重。”

    “报,西面弟兄被阻截,敌我数量相当,正在交战。”

    “报,南方天香堂遭遇大量敌人埋伏”

    司空明正站在总副堂的身后,计算着场内形势优劣,可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奔来的弟兄紧急汇报了情况,照这样看来,李淳山早已在天门城布下罗网,真个想让敌人有来无回。

    “鬼王宗那边情况如何?”

    那个与李淳山已经交过手的男人,也就是所谓的总副堂,他扯下黑面罩,朝旁边问了一句。

    “我宗姐妹被守城士兵缠住了。”魑冷声应道。

    总副堂噤声不语,微眯着眼睛,似乎竖着耳朵在倾听着什么。其实他完全不用这么用心去听,因为四面八方的战火声已经彻底爆发,兵刃交击、哀嚎惨叫声响彻天门城的上空。

    天门城已经沦为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