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洲武帝 > 第六十九章 血债深仇,以命偿之

足球陪练

 热门推荐:
    就在第五听云睁眼的一刹那,周围的风声猛地大作,那本已渐渐息止的旋风突然狠刮起来,卷起落叶无数。与第五听云正面相对的七个武者立马觉察到不对,纷纷以武器封挡住门面,然后急速往后退。

    一掌击中白易兵的赵三儿,心中暗骂了一句“老不死”后,还想着再补一掌给第五听云。可他纳元境二重天的修为,感知何其敏锐,武者们都在加速后退,他又岂会察觉不到第五听云周身锋利无匹的剑意!

    对,就是剑意!

    上一次被第五听云一剑慑退,赵三儿还不敢肯定。可这一次,他却是实实在在地感知到了,面对此等剑意,他不敢心存侥幸。

    “哪里走!”

    长啸之后,第五听云又是一声怒吼,以身为轴,手提长剑,顷刻间旋转了整整三百六十度。剑锋所过之处,皆是剧烈颤抖的元力因子,就连他周身的气流,也被这一剑划切成上下两个部分。

    由于剑速过快,甚至还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心中不平气,一剑荡平之!

    一剑!

    荡!

    平!

    之!

    果然只需一剑。

    离人剑在第五听云的周围划出一个完整的圆弧,这圆弧并不是虚幻的,而是真真切切能够用肉眼看到的——那是无数元力因子聚在一起形成的。

    三百六十度终。

    第五听云一旋剑体,元力堆合的圆弧陡然扩大,看上去就像是被第五听云甩出去的一样。圆弧扩大的途中,偶尔还会有一两片被狂风卷起来的枯叶,不过枯叶初一碰触到那个圆弧,立时就化作齑粉!

    元力圆弧扩张的速度,十倍于众武者后退的速度,所以“咿咿呀呀”接连几声惨叫响起。饶是赵三儿凭仗纳元境二重天的修为挡住了元力圆弧少许,但更多的元力因子擦着他的双臂射了出去。

    噗——

    赵三儿内脏受震,喷出一口鲜血,双臂衣袖也被割裂,露出二指深的剑伤痕,几可见骨。

    一剑之威,强悍如斯!

    圆弧扩张只在呼吸之间,当七个武者和赵三儿摔倒在地时,那安然坐在马上的赵登科也被一股巨力顶了下来,登时吐出一口老血。

    “少爷!”

    赵三儿不敢查看自己伤势,忍痛纵跃到赵登科身旁,将之扶了起来。

    “爷爷!爷爷!”

    白洁扑了过来,泪水如注,喷涌而出。她摇晃着白易兵的身体,小手握着白易兵的手,拼命地呼唤着。

    第五听云拄剑半跪在身旁,单手扶住白易兵,用衣袖仔细擦着白易兵脸上的血迹。白易兵身受一掌,五脏俱损,如今只剩下了一口气,他强撑着这口气,缓缓抬手分别握住第五听云和白洁的手,断断续续地说道:

    “少少爷,老奴无无用,给你添麻烦了。”

    “大伯,你别这么说。”第五听云强忍住泪水,哽咽道。

    “老奴老奴死了不要紧,我贱命一条,死不足惜。”白易兵说话时,不断有血块从他嘴里冒出来,“只是洁儿这孩子,这孩子命苦”

    “大伯,你放心,我定会好好照顾小洁,从今以后,小洁就是我的亲人!”第五听云双眼泪水再止不住,顺着面颊滚落下来。

    “好好好!”白易兵连道三省好,嘴角挂笑,头一歪,彻底断了气。

    爷爷!白洁扑在白易兵的身上,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第五听云抹掉脸上的泪水,小心地把白易兵的身体放平,然后慢慢站了起来,转身直视着赵三儿和赵登科。

    “赵三儿,快,给我杀了他!”赵登科拭掉嘴角的鲜血,命令道。

    赵三儿皱了皱眉,小声道:“少爷,这小子有古怪。我们先撤,少爷的安全最重要。”赵登科一听,然后又看了看自己带来的四十余武者,现在全成了尸体。这么一来,他的愤怒逐渐消减,内心的恐惧重新爬了上来。

    “血债当以血偿,一命当换一命!”

    第五听云握紧离人剑,咬着牙齿一字一句地说道。

    “那你杀了这么多人,拿谁的命来换?”

    赵登科听见第五听云的话,竟不自禁地颤抖了起来。他指着遍地尸体,故作强硬地问道。其实自他说出这话,就已经表示出他内心的怯弱了。

    “那是他们自找的。”第五听云哼了一声,元力运转,纳元境一重天的实力展露无疑,“你们,也一样!”

    话音刚落,他倒悬剑身,手臂横挥,又是一道剑弧拉出。

    “快走!”赵三儿眼神一凝,忙挟着赵登科,两个后跃掠进了密林之中。

    轰——剑弧砍在树干上,留下了手臂粗细的剑痕。

    嗵,一剑挥出,第五听云双膝发软,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他望着赵登科和赵三儿离去的方向,咬牙道:“血债深仇,必当以命偿之!总有一天,我要亲手取你性命!”

    身后白洁的声音都已经哭哑了,身边满是血水和死尸,他想要站起来,可突然头一昏,意识模糊间一股脑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本来突破时他强行提前结束,就已经让他受了内伤,再加上他连续两次施展高深的剑意,无论是体力、念力,还是元力全部都已透支。这时候强敌已退,他一放松,就再也支撑不住,昏迷了过去。

    其实这一昏迷,反倒是最好的结果。若是他继续强撑,身体内伤积郁还是小事儿,说不定造成突破的反噬,直接震碎丹田,从此变成废人一个!他这次也倒是运气好,提前结束突破没有落下后遗症。

    等到第五听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黄昏时候。

    他归剑入鞘,爬了起来,全身上下除了几处剑伤还有些发疼之外,倒也没什么大碍。再检查了一下丹田,自和以前不太一样,丹田之中不再只是局限于一小块的元力,而是充斥了整个丹田的元力。这些元力松散如气体,虽然充盈丹田,但其实量并不多,接下来的修炼任务则是吸纳元力,压缩元力。

    这便是纳元境了。

    确定自身无碍之后,他这才环顾四周。

    这片林子里除了白洁和他自己两个人活人之外,就只剩下一地死尸了。

    白洁趴在白易兵的尸体上,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晕倒了。她的眼睛红肿,原本水润的脸蛋似乎也被泪水给泡的有些浮肿,看得他不免有些心疼。

    “小洁,小洁。”第五听云轻轻推了推白洁,将其唤醒,“我们得离开这,血腥味太浓,虽然是南蜀山外围,但万一吸引来猛兽就不妙了。”

    白洁醒后,倒没有再哭,虽然眼眶里还是挂着泪珠,但她始终忍着。对于第五听云的话,她也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听到。

    跛三马这时候嘚嘚嘚走了过来。

    第五听云摸了摸马脸,然后把白易兵的尸体搬上了马背,领着白洁朝那半坡上的木屋走去。天色已晚,他虽然还有要事,但无论如何今晚是不便离开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