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洲武帝 > 第六十七章 吾主,看来你需要帮助

竞彩足球投注单

 热门推荐:
    炎华帝国乃是地跨两洲的大国,刑法方面十分完备,要不也不会有独立的刑部分出来。正因为刑法完备,所以帝国对人的生命权益有很大程度的保护。基于这样的背景,像赵登科这样的纨绔公子哥也很少敢真正明目张胆地打死人。就算他们要搞死人,肯定也不会经自己手,找人顶包、钱财疏通这些都是惯用的伎俩。

    所以,赵登科亲眼目睹第五听云剑杀三十余人,心里已经开始胆怯了。

    他一直把第五听云当做软柿子,想踩便踩,想捏便捏。可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才是软柿子,因为面对着这些尸体的他竟忍不住全身发抖

    “你你”赵登科指着第五听云,手不断地打哆嗦,可说了半天,威胁的话语愣是一句也没说出来。

    “少爷!”最后还是赵三儿按住赵登科的手,才让赵登科平复下来。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给我打死他!”恐惧之后,赵登科才猛然意识到今天的损失有多惨重。四十多个武者家丁,这一下子就折损了大半,先不说这对赵家的武装实力影响多大,光是这三十多死者家属的安置费用就够他赵家头疼了。

    第五城只不过是炎华帝国的一座可有可无的小城,即便是城主家族,也捞不了多少油水。更何况交税、疏通关系这些都要花钱,赵家虽然有一些不正当的洗钱路子,但也绝说不上富有!

    赵家公子一声令下,十个圆满期的武者一拥而上。

    第五听云的手段他们刚刚也都见识了,他们自问若是单挑,在场没一个人能够胜过眼前这个少年。他们都是活了几十岁的人了,在武道一途上本来就不会有什么前途,所以现在自然也不会谈什么武德修养。

    “小洁,你先退后。”第五听云拭掉剑上血液,低声对白洁说道。

    白洁木木地点了点头,然后退了几步。

    “你废了赵四儿,又杀了我这么多人。”当愤怒和仇恨胜过了内心的恐惧之后,赵登科几乎红了眼,他在马上不停地说道,“我赵登科发誓,若是你落到我手上,我定要把你挫骨扬灰!”

    “呵,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我的战绩还不赖。”第五听云冷笑一声,摆了个起手剑式。现在这十个武者可不是之前的人能比的,他必须集中精力。

    赵登科被这话气得七窍生烟,在马上连连大叫。

    呼。

    身后一阵风响。

    第五听云略一矮身,顿时只觉得一个硬物砍在了背上,好在海蚕丝坚韧,剑袋之中还有两柄宝剑,这才使他没有受伤。他正暗道侥幸之时,耳畔又是接连几道风声响起。

    他哪敢怠慢,提剑上架,剑花一挽,顿时只听得一片铛铛铛、叮叮叮的声音。他竟一剑把六七八刀剑格挡开了,这眼力劲倒着实不错。

    哗哗哗,斜刺里又是三剑。

    他连忙提气纵身,梯云纵运转到极致,双腿连弹,凭空居然纵跃了三丈之高。他若想逃,这时只需空中换气,梯云纵横向跃出,便可钻入丛林一走了之。

    但他心系白易兵和白洁的安危,毫不犹豫地再次坠落下地。

    刚一落地,又是双刀双剑分四方劈来。

    第五听云本已力衰,刚才强用梯云纵,更是乱了自身元力。这时候旧力衰竭,可新力却跟之不上,他顿觉不妙,忙矮身躲避。可对方好不容易逮住机会,怎可错过,双刀双剑往前送出,分别落在第五听云的双手双脚。

    “啊!”

    这一声倒不是第五听云叫出来的。

    白洁见第五听云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又见他手臂直流血,忍不住叫了出来。

    “妈/的,看来还是实力所限啊。”第五听云暗叹一声,若是他已达纳元境,刚才换力就绝对不会露出那么大的破绽。归根结底,还是元力不够,境界不足,支撑不住连续的武技施展。

    在这种时刻,元力将会是致命的弱点。

    他就地一滚,勉强躲过了对方的下一轮攻击,但背上还是被哨棒打中,发出砰砰的声音。忍着疼痛,他索性紧咬牙关,不去理会后背的攻击,挺剑贴地一个旋身,又是一朵剑花炫出。

    日光投射到剑刃上,反射出一圈耀眼的光华。

    嗵嗵。

    第五听云以伤换伤,到底还是切中了三个武者的膝盖,三个武者膝上重伤,再也支撑不住,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而第五听云这一剑,也暂时逼退了其余武者。

    离人剑插在地上,第五听云拄着宝剑,半跪在地,身躯尽可能地挺直。他手臂上的伤口在不停渗血,血液通过手臂流到手掌上,在经由手掌流至离人剑剑身,把整把宝剑都染得通红。

    呼呼。

    就在这时,林间突然刮起了风。

    不是山风。

    而是源自第五听云身体的风。

    只见第五听云身体周围,先是一两片枯黄的落叶颤了一下,被卷了起来,接着更多的落叶被卷起来,在空中打着旋儿。到最后,就连那些新生的小草也随风起伏,第五听云四周,竟形成了一个小龙卷。

    “怎么回事?”

    赵登科一脸疑惑,忙问。

    “哈哈,他倒挑了一个好时机。”赵登科虽然不知道,但赵三儿已是纳元境二重天的武者,对这样的情形可以说再熟悉不过了,“少爷放心,第五听云这小子要突破了。”

    “啊?要突破了?那还了得,现在我们已经付出这么大代价”赵登科果真是对武道完全不懂,听说第五听云就要突破了,当即就开始害怕起来。

    “少爷放心。”赵三儿连忙解释,“武修者突破时必须心无旁骛,这是一个武者最弱的时候。就算是少爷你,也可以轻轻松松用剑斩下他的人头。”

    “原来如此!哈哈哈哈。”赵登科一听,顿时开始肆无忌惮地大笑。

    该死!对赵登科主仆二人的对话,第五听云当然听得清清楚楚,而且对方的话并无半点虚假。他心里连道“天要亡我”,前段时间他还让范进平平安安地突破了,可现在这种时候谁会让他安心突破呢?

    风声更紧。

    “早知道昨晚就不该让莲儿为我造契机”第五听云不敢进入冥想,尽管他知道契机这东西殊为难得,若是一次不把握,很可能再不会有。但他却也不敢以自己的性命打赌,不突破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可若是现在冥想突破,那么赵登科他们绝对不会放过机会。

    周围元力呼啸,争先恐后地涌入他的身体。

    他却不敢闭目冥想,加以引导。

    “吾主,看来你需要帮助啊!”就在第五听云内心挣扎之时,突然一道十分轻松的声音在其脑海中响起。

    谁?!

    第五听云下意识地吼了出来,把赵登科等人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