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洲武帝 > 第六十五章 别怕,有我呢

玫琳凯搏彩散粉价格

 热门推荐:
    嘚嘚嘚

    寂静的丛林里响起一连串马蹄声,跛三驮负着第五听云,在南蜀山外火速穿行。路上偶能看见一些杂乱的马蹄印,蹄印很新,一看就知道那些人刚经过这里不久。

    不用猜了,定是赵登科。

    除了赵登科外,没人有这闲心带领大队人马跑来南蜀山,要知道猎户进山是从不骑马的。

    “跛三,再快一点。”

    第五听云环着跛三马的脖颈,情不自禁地催促道,竟似忘了跛三只不过是一匹不通人语的畜牲。可跛三马却像是听懂了一样,低吼一声,竟然再一次加速起来,第五听云甚至怀疑,跛三马的那条跛掉的腿是否已经毫无影响了。

    抄近路翻过了两个山包,他已经看到了那边半坡上冉冉升起的炊烟。

    “还好,赵登科暂时不知道白大伯他们搬家了。”第五听云默默寻思着,这中间存在时间差,而这时间差正好可以让他及时通知白易兵爷孙俩。希望来得及,他低声祈祷了一句,然后一夹马肚,朝那边半坡上奔去。

    半坡的木屋原本就是他选的址,所以他对周围的地理环境极其熟悉,当他绕着最近的捷径来到木屋时,一缕饭香扑鼻而来。这一瞬间,他竟忘了自己赶来的目的,沉浸在了一种昔日的心境之中。

    “呀!听云哥。”

    白洁闻听屋外的动静,走了出来,她一见是第五听云,顿时高兴地叫了起来。

    第五听云这才回过神来,忙道:“小洁,快叫白大伯出来,我们得躲躲。”

    “怎么了,少爷?”压住心里的欣喜,白洁又恢复了对第五听云的称呼。

    “赵登科带人过来了。”

    “啊?!”白洁一听,脸色顿时白了,“可,可是,爷爷他一早就回去了。”

    “回去?”第五听云心生不妙,“回哪去?”

    “原来我们住的那个山洞。”白洁慌了,结结巴巴地说道,“爷爷说,在那里留了,不少蔬菜种子,这几日天气好,所以去取了来”

    糟糕!第五听云连忙调转马头,道:“你待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少爷,我也去!”白洁拉上门,跑了过来。

    第五听云顿了一下,又看了看屋顶不断往上冒的炊烟,心想若是把白洁一个人留在这里也不稳妥,这浓浓的炊烟简直就是最好的目标!索性也不拖沓,伸出手去,喊道:“上来!”

    白洁抓住第五听云的手,被第五听云一带,也上了马。

    两人共乘一马,第五听云叮嘱了声“坐好”,然后狠夹马肚,朝着那山洞的方向奔跑而去。

    “小洁,大伯什么时候走的?”虽然双手握缰,怀里还坐着一个女孩,但第五听云一门心思全在赶路上。他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左眼皮一直不停地跳。

    “爷爷一大早就走了。”白洁也不敢多想。

    二人不再说话,林间只余下急促的马蹄声。

    跛三倒也争气,一口气跑了大半天竟丝毫不见疲态。

    咻——

    就在第五听云全心思赶路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异响。

    不好!他曾跟着白易兵在林子里学习了大半个月的打猎技巧,对这种声音自然格外熟悉。他不敢迟疑,环抱着白洁,用力往左边一歪,一支弓箭几乎是擦着他的耳门子射了出去。

    尽管险险地避了过去,但马速实在太快,第五听云两人也因重心不稳齐齐摔下了马。好在第五听云环抱着白洁,这才让白洁一个弱女子不至于摔伤。

    第五听云刚一落地,就听到周围林子里一阵簌簌声响。略微一扫,四面八方二十几匹马从灌木丛后面踱了出来。每匹马马背上都坐着一个提着猎刀的大汉,除此之外,还有一二十个握着木棒的家丁也走了出来。

    好家伙,原来早在这等着我。第五听云扶着白洁站了起来,跛三马也在一边停了下来。

    “少爷,你不该来的,唉!”白易兵被两个家丁押着,无奈地摇头叹息。他的嘴角已经挂上了血丝,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显然吃了不少苦头。

    “城里那两个人是你安排的?”第五听云虽然着急,但还未失理智,头脑清醒的他一下子就想明白了,这是一个局!从他出现在小武神一条街开始,他就被赵登科的人盯上了,这是一个针对他的局。

    看着周围足足四十个武者,其中至少有十个是淬体境圆满期,再加上赵登科身旁的赵三儿,赵家这回可真是下了不少的本儿。

    “哈哈,大少果然重情重义,其实你完全可以继续出发,去参加你的什么狗屁大赛。本少我也落得美人归,岂不两全?”赵登科正对着第五听云,他身后站着一排五个家丁。一边说话,他一边轻佻地看着白洁,眼神里满是邪/淫之味,“可谁叫你多管闲事,坏本少好事的人,从没有什么好下场。”

    虽然明白了这是故意针对自己的,但第五听云并不后悔,不论出于什么原因,他这一趟非来不可。即便他提前感觉到不对劲,但他还是会义无反顾地策马而来,仁也好,义也罢,总之他绝不会放任此事不管。

    “怎么?大少,要不你投降,乖乖地把她送给本少?”赵登科指着第五听云身后的白洁,奸笑道,“说不定本少一开心,就把你给放了,你还是可以去嘉庆实现你的高校梦,哈哈哈哈。”

    “呸!白日做梦!”第五听云左手把白洁整个揽在身后,右手握着离人剑的剑柄,整个人保持着高度戒备。他知道赵登科说这些话只不过是想动摇自己,然后才可以更好地羞辱自己,赵登科动用了这么大的力量,是绝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人的。

    一个小城市的家族,四十个武者哪是那么容易就拿出来的?况且还有十个淬体境圆满。

    “听云哥我怕”紧张对峙之时,白洁小心地拽紧第五听云的左手衣袖,啜泣道。

    第五听云反手握住白洁的小手,紧了紧,安慰道:“别怕,有我呢。”

    “有你?你有什么用?”赵登科骑在马上,大笑起来,“没有了第五贤川,没有了第五家族,你顶个屁用!别以为躲在学院就拿你没办法,本少想要踩死你,有足足一万种方法。”

    看着赵登科那得意的嘴脸,第五听云突然意识到,赵家势力全部在第五城,照理说对于南蜀学院的事情不该这么清楚啊。包括上次赵登科说的话,还有这一次赵登科能够准确地预知到自己离开学院前往嘉庆的时间和路线,这都说明赵家在学院内还是势力?

    不,不对。刚一出这个想法,他就否定了,学院不同于一般的团体,家族势力想要渗透进学院可不容易。这么说的话,那么就一定是合作关系了?

    这么一想,第五听云的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一个人来:葛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