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洲武帝 > 第二十章 偶遇嘉庆学院

永利博娱乐城开户地址

 热门推荐:
    回到集宿地,第五听云帮岱青莲搭好帐篷后,又借了刀在河里把豺狼开膛破肚,去皮剔骨,足足忙活了大半个时辰。等他扛着收拾好的狼肉回到宿地时,已经有一小部分人钻进帐篷睡觉了。

    他叫了岱青莲,与隔壁小组吴晓燕六人搭了个伙,打算借他们的篝火堆一用。可就借这么一堆快要熄灭的篝火,吴晓燕倒没说什么,反是她组内那些小鬼狮子大开口,愣是要去了半只狼肉。

    虽然一阵心疼,但第五听云也不甚在乎,自己组只有两个人,岱青莲又是个小女孩,其实剩下半只狼肉就已经富足有余了。熟肉这种东西,在野外没什么冷藏设施,隔夜就坏掉不能吃了。

    就这样两人加六人,八个人围着一堆篝火开开心心地烤肉唠嗑,倒也欢喜。还别说这种合作挺不错,第五听云空有狼肉,却连油盐这种基本调味料都没带,而这帮小鬼本来就是出来郊游烧烤的,调料应有尽有。于是,这篓篝火越烧越旺,越烤越香,连甲一班其他学员也都跑过来分着尝鲜。

    对于这些人,第五听云慷慨地让他们吃,加上吴晓燕这个大姐大调和气氛,他们这里俨然已经成了火势最旺、笑声最多、吃得最香的地方。别看平日里甲一班的孩子和第五听云有代沟,不过到了现在这种时候,熊孩子们一口一个第五大哥,喊得可亲了。

    “小屁孩儿们,老/子还拿不下你们?”一边吃着肉,第五听云一边得意地笑着。他心里盘算着,这狼肉虽不是他打回来的,但是他扛回来的,何月明不说岱青莲不说,谁都会以为是他猎杀的。这样一来,春游会隐性的评比他可就占了大优势了。

    “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这哪个班的?老师们不管管吗?”

    “大半夜还在闹什么?!”

    到了最后,连其他班一些已经睡下的学员也被这香气和热闹勾了起来,他们钻出帐篷,口里大声喝骂着,其实心里也想去尝一尝。不过这些人毕竟不是甲一班的,不好意思就这么过去讨要,一番内心挣扎后,依旧各回各的帐篷蒙头大睡去了。

    甲一班的篝火一直烧到了午夜才熄灭,学员们这才正式开始了休息。

    住在集宿地最边缘的何月明,看着用水扑灭火种后爬上树的第五听云,她发自内心地笑了:“这孩子,有集体观,而且还不同一般的细心,能吃苦,又大胆,看来这三年对他人生的影响太大了”

    第二天凌晨,太阳还没有出来,在一阵此起彼伏的鸟鸣声中,第五听云一如既往地自然醒了过来。此时天还未亮,但大地之上却已经能够视物。

    他从树上翻了下来,轻手轻脚地出了集宿地。他可不想当他全神贯注地冥想时,却被一大早起来的人发现他盘坐在树枝上,那多不雅观。通过昨晚睡前的冥想,他又发现了一个问题,离人剑组没在身边的话,他的修炼还是没有用。

    也就是说,昨晚冥想吸纳的元力,再一次被远在南蜀学院的离人剑组全部吸走了。

    在离集宿地百米左右的树林里,他找了块石头盘膝坐下,闭目凝神,开始冥想。他打算再一次验证一下,一个周天后,他无奈地睁开眼,自语道:“看来以后还必须把那一组剑带在身边了”

    本来担心离人剑组太过扎眼,他不想引人注意,就把剑组放在了学院宿舍,没有随身携带,可现在看来以后不引人注意都不行了。“这剑灵的智商真低”他翻了个白眼,在心中骂道。

    无法冥想了,第五听云只好“重操旧业”,反正起这么早,跑跑步锤炼锤炼肉体也是可以的。于是,他围绕着集宿地慢跑了起来。坚持了三年的长跑,对他来说已是家常便饭,环绕着偌大的集宿地跑了五圈他才稍微出了点汗。

    “啊呜”

    就在他准备回去时,一声狼啸传了过来。这声音他太熟悉了,正是这一带十分常见的变种豺狼的啸声。他摸摸肚皮,回味着昨晚的美味,心里又打起了主意,不过转念一想又回忆起昨晚的惊险,吓得他赶紧打消了念头。

    “啊——呜——”

    豺狼的声音在急速远离,可频率却不断加快。

    “不对,豺狼夜间出没较多,这马上就天亮了,按理来说豺狼都该回窝了呀。”正欲回头的第五听云突然想起以前在书中的介绍,“而且这叫声是在呼唤同伴!难道说”

    有人在猎狼!

    这般想着,他嘿嘿一笑,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猎杀不行,看热闹总行吧。反正离日出还有一会儿,闲着也是闲着。

    从声音判断,那豺狼的速度可一点儿不低。不过好在它似乎遇到了不少人在对它围追堵截,所以它速度虽快,但其实总是在一个地方兜来兜去。没花多少功夫,第五听云就靠近了目的地。

    这是一处山谷。

    第五听云居高临下,发现山谷的东南西北四方各有两个人守着,八人不断缩小包围圈子,慢慢地把豺狼赶到了山谷最低洼的地方。八个人年龄和第五听云差不多,都在十五六岁。不过看他们的移动速度和元力应用,第五听云粗略判断他们应该都是纳元境五六重的武修者。

    探明了形势,第五听云暗自庆幸:“凭他们的境界,居然都需要八个人合围一只,昨晚的我还真是侥幸啊”

    “什么人?”

    就在这时,离他大概五十米左右的少年大喝一声,虎目一瞪,正好瞪着山岩后的第五听云。

    呃这就被发现了第五听云一阵无语,他只好爬上山岩,对那少年喊道:“我是南蜀学院的学员,在附近举行春游会。”

    那少年见是一个差不多年纪的人,又是南蜀学院的学员,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只点了点头后就重新集中精力去对付包围中的猛兽去了。

    第五听云也不着恼,顺着坡滑了下去,凑到少年身后,离得近了,他才发现这八个人身穿着统一制式的服装。服装总体颜色呈现着浅蓝,左边袖子上用金色丝线织了一条蜿蜒的丝带,左边胸口处用红底白线织有一个印章,印上是一个白色的“庆”字。

    身为嘉陵省的人,第五听云怎么可能不认识这种衣服:“你们是嘉庆学院的人?!”

    浅蓝寓意蓝天,左袖的金丝带寓意嘉陵省最大的一条河流——嘉陵江,胸口处的印章则是嘉庆学院的标志。这解释他不仅从无数人口中听过,从书中看到过,更是听他弟弟第五听风炫耀过。

    第五听风于一年前就考入了嘉庆。

    在这里遇到嘉庆学院的人,倒是第五听云万万没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