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洲武帝 > 第七百四十三章 第十一个队友

海立方娱乐城真人赌博

 热门推荐:
    宫本武树宣布完元道会新的规则之后,便告辞出宫去了。

    朝堂之上,大概也只有一些元老级的高官才知道新旧规则有什么不同,毕竟炎华帝国已经有很多年没资格参加元道会了。甚至就连那些经历过元道会的高官,这时对昔日元道会的规则也有些记不清了,就连皇帝陛下,也要回想好一会儿才能记起十几年前的万国盛会。

    “朕确实有太久没关注过元道会了啊,久得朕连规则都忘了……”

    在皇帝陛下黯然失神之际,深明圣意的公公看出了陛下眼神之中的倦意,而后高声宣道:“退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群臣告退。

    出了金銮殿,是一个宽阔的广场。广场上停着几十辆富贵华丽的马车,炎华帝国有权势的人都上了马车,驱车回府。第五听云和其余九位修者在殿外等候,很快卿王在几名老臣的左右捧送下出来,老臣们都有眼力,进退有据,纷纷告退。

    卿王领着第五听云等人,走向那辆八骏马车。

    就在他们准备登车出宫驶回王府时,一个公公从殿里匆匆跑出来,边跑还边扬手高呼:“王爷请留步,王爷请留步。”卿王回转身来,第五听云他们也都止步,那公公喘了一口粗气,说道:“第五大人,皇上有请!”

    第五听云愣了一下。

    而就在他愣神之际,公公已经和卿王说明了情况,卿王点头表示了解之后登上马车。肖梦蝶、陈山倒等其余人跟着上了马车,车夫驱驶,八匹骏马扬蹄远去,滴滴哒哒。

    “请问公公,皇上见我干什么?”第五听云嘴上问着,脚下已经跟着公公前行。

    那公公笑道:“陛下忧心帝国修行状况,前段时间已有数日不能安睡。尤其是元道会之期将至,陛下虽然嘴上不说,但其实很是挂虑。今年多亏了第五大人您,手持黄金令,陛下多次夸您少年有成,是年轻一辈的楷模典范呢。”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公公看准了第五听云现阶段是皇上身前的红人,上来就极尽奉承,而对于第五听云的问题,则半个字儿也没回答。第五听云听了倒也高兴,并没再追问,只是换了个问题问道:“公公,我看咱不像回金銮殿啊。”

    “哎哟我的大人,要是回金銮殿,陛下何不在早朝上就和你说呢?”公公道,“要不怎么说您是陛下身前儿的红人呢?陛下让我带你去的地方,那可是御书房,平日里可是只有牧丞相能够在那儿接受召见的,就连王爷都不能去呢。”

    第五听云感受着这公公对自己的善意,虽说不上巴结阿谀,但总觉得表现得太过热情了些。他不涉足官场,对这种没来由的热情有些不安,再加上公公那独特的鸭嗓也让他有些不喜,所以他并没有做出足够的回应。公公心明如镜,只是笑笑,并无任何不悦。

    皇宫中五步一岗,七步一哨,道路宽阔而又曲折,能够容纳数驾马车并行,同时又九曲回环,宛如迷宫。他跟在公公身后,起初还想记忆来时的道路,走到深处,前面所记已经全忘了。

    “到了,大人你自个儿进去吧。”

    公公引着第五听云到了御书房,便退到一边。

    第五听云道了声谢,推门而入。门后是一间宽敞的厅堂,四排粗大的石柱参天而立,撑起了整个御书房。那些石柱表面被漆成金色,看上去流光溢彩金碧辉煌的,极尽富丽堂皇之能事。脚下踩着的,乃是青白玉铺成的石砖,其上青彩盈动,光可鉴人。

    他续往里走,很快就看见了皇帝。

    皇帝坐在书桌之后,正与桌前的一个人交谈。

    他愣了一下,上前拜见。

    “平身吧。”皇帝打量着第五听云,而第五听云这时站直了身体,也静静地观察着这一国之主。虽说之前在金銮殿上见过两次,但那时因为龙椅太高太远,他都只能感觉到皇帝陛下的霸气威严,并不能看清楚当朝天子的相貌气度。此时相距不过一丈,乍看之下,他倒觉得皇帝英气逼人,虽额有皱纹,但不掩俊逸风采,谈笑之间,更是温蔼和善,倒不似帝王,反而像是慈父。

    “大胆!”突然,皇帝大怒,一拍身前桌案,喝道,“第五听云,你可知你有多放肆,多无礼?就凭你这么直视于朕,朕便可将你打入天牢,将你整个第五族终生发配到西北苦寒之地,你可知罪?”

    慈父,突然就变成了冷酷无情的帝王。

    不过第五听云似乎并未就此感到威胁,只是喃喃道:“第五族只剩我一人,天牢监禁,西北苦寒,又有什么害怕的呢。”他这一句纯粹是有感而发,并非有意顶撞,说这话时,他便陷入了某种低落的情绪中,竟像是全然忘了自己现在身处御书房中。

    这时,他感觉旁边有人拉了拉自己的衣袖,不解地偏过头,立马看见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略一回忆,便想起了这人竟然是当年次皿五香堂的小盗王司空明:“是你?你怎么在这儿?”

    司空明没回话,只是使了个眼色。

    第五听云这才回过神来,发现书桌后的皇帝面色阴沉,显然有些愤怒。但皇帝却未发一语,双眼凝望台前,不知在想些什么。书房内的氛围一下子变得凝重而沉闷起来,李宗人身为一国之主,他的威严与气质是改变不了的,他生气时,整间书房的空气都不敢流动得快了。

    司空明低头看着脚趾,身体前倾,维持着恭敬的站姿。

    而第五听云则显得无所谓了些,四处打量御书房的陈设。

    “第五族……是炎华的开国利器,是帝国的功臣。”良久过后,皇帝开口了,他的声音很低,低沉的第五听云甚至要竖起耳朵才能听清,“这件事,朕会给你个交代的。”

    第五听云听着皇帝的话,并没觉得有多受宠若惊,反而他觉得这是理所当然。虽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调查,他几乎可以确定自己族人父母的失踪和眼前这个地位尊崇的皇帝没什么直接的关系。但第五族的先祖为炎华帝国建功立业,却一再遭受贬黜的事情,说穿了还是皇室所为,是皇室中人卸磨杀驴的肮脏手段。

    从这方面来说,皇帝给个交代并不为过,他如是想道。

    皇帝说完话后,拿起桌上的一封信函,封皮表面一片空白,既无信件去向何处,也无信件收取人物。拿起信函的瞬间,皇帝便又换上了他那慈父般的面容,转而对司空明说:“司空明,这次你立了功,朕对你以前在香堂干的那些破事儿就不再追究。”

    司空明连忙道:“谢陛下恩典。”

    “宫本武树那边已经有些乱了。不过那老狐狸不好对付,你要是留在神京,早晚会被他揪到。”皇帝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样,虽然你年纪大了些,但也是结丹境的修行者,朕准你一纸关文,随第五听云他们去元蒙大都吧。”

    司空明又道:“谢陛下。”

    皇帝瞥了一眼第五听云,问道:“第五听云,没意见吧?”

    第五听云说:“皇上定都定下了,我还能有什么意见。”

    皇帝哈哈笑道:“第五听云,朕的倾城说你为人桀骜难驯,虽然看上去很好相处,但骨子里孤高自傲,实在不假。你多次对朕无礼,既是在御书房,也就罢了;若是在金銮殿上,朕可决不轻饶!”

    第五听云干笑一声,并未应话,他看着皇帝拿在手上的那封信函,心里对司空明立下的“功劳”倒有了些兴趣。

    “第五听云,这次元道会临时改变规则,你有什么看法?”

    皇帝自然而然地揭过上一个话题,问道。

    第五听云回想起之前宫本武树在朝堂上宣布的新规,说:“以前由武神殿负责运送与会修者,现在改为自行前往,而且还要押送武神殿的信物,顺利抵达才算有资格。说白了,就是在元道会之前又加了一次筛选,武神殿的具体目的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么一来今年元道会的与会人数怕是要锐减。”

    皇帝点了点头,武神殿那边提供的消息太少,目前为止能揣摩到的也就表面上这些了:“规则变动对元道会本身并没多大影响,只是这么一来,你们恐怕就得提前出发了。以往有武神殿的铁甲飞船运送,十天半个月就可以飞跃东胜神洲抵达元蒙大都。而现在自行前往,估算一下路程,如果顺利的话,你们起码也要两个月才能到达。”

    “这么远?”第五听云对九洲还停留在概念层面,不知道具体的地理详情。

    “不然你以为?”皇帝道,“大和那一群人今早就已经紧急回国,准备领受武神殿的押送信物后就立即出发。你们也别闲着了,稍微整理一下,三日之后就出发吧。具体路线朕会让人绘制好地图,于你们出发之日交予你手。”

    皇帝三言两语,便已将事情定下,虽满是商量的口吻,但实则没有半分商量的意思。第五听云和司空明躬身领命,皇帝挥挥手示意二人退下,两人出了御书房,自有公公安排车辆送二人回王府。

    第五听云没想到司空明这货也跟着回王府,想来皇上王爷兄弟俩早就串通好了。他心系司空明立下的功劳,一路上旁敲侧击,想要打探,不料司空明守口如瓶,不露半点口风。第五听云自觉无趣,也便不再追问,回到王府,却发现不仅司空明,就连陈山倒、苏小、万飞剑和朱琪四人也都在王府后院住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