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洲武帝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天生修行者

皇家金堡娱乐城真钱游戏

 热门推荐:
    大和的修者们离开了。

    围观的民众或是不甘,或是怨怼,不少人共同高呼想要留下太刀川枫。毕竟这里是炎华帝国神京,是都城所在,凡是炎华公民,谁又想眼睁睁看着一群大和人来耀武扬威之后又安然离去呢。

    不仅是这些围观看戏的普通民众,就连擂台上的肖梦蝶、谭近春等人,也都极不甘心。但他们也知道,太刀川枫身为结丹境五重天的修者,以一对一足可挑遍他们每一个人。

    更何况还有一个高深莫测、至今看不懂的妙龄女子。小鸟游纯子露那一手,让鸳鸯剑客这两位自出道以来就自视甚高的武当弟子直到大和人消失不见,还处于疑惑苦思的状态。

    玄武门广场群情激愤。

    第五听云跃下擂台,回到东首座位上,见师赋仍旧懒洋洋地窝在木椅中,看了两眼,欲言又止。师赋呵呵一笑,自然知道第五听云心中疑惑,说道:“小子,你肯定想知道我为什么主动放他们走是吧?”

    “还请师傅解惑。”第五听云点了点头。

    师赋耷着眼皮:“你既然在金銮殿上遇见过宫本武树,就早该料到大和的那几个娃娃会来搅局啊。”

    第五听云并不吃惊,暗暗点头,说道:“我本以为太刀川枫不会这么明目张胆。”

    “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师赋笑道,“难道在金銮殿上,他们还不够明目张胆?小子,像炎华这种帝国,在东胜神洲数以万计,而武神殿,在整个东胜神洲、甚至九洲大陆之上,都只有一个啊……”

    第五听云一怔。

    师赋摆了摆手,稍微翻了个身,道:“去吧,时候还早着呢,那群娃娃不会再来了。早些把人选定了,也好早些把雷霆双月环借来看看,就连宫本武树都这么着迷,弄的我也想耍耍了。”说完之后,他的眼睛完全闭上,丝毫不给第五听云继续说话的机会。

    第五听云深知自己这师傅的性子,耸了耸肩,重新站到擂台前,宣布结丹擂比试继续,依旧由谭近春负责守擂。其实守擂只是形式上而已,真正的考核,还得看他本人对于登台攻擂的修者的看法。

    “帝星封常,请指教。”

    话音落下,一道身影接连翻飞,登上擂台。

    封常与谭近春相对而立,这两人一人来自菁华学院,一人来自帝星学院,因为学院的历史原因,这场比试就显得分外好看。人群里顿时响起震天价的叫喊声,刚刚因为大和人闹事而引发的不愉快这时全都被抛在了九霄云外。

    在一阵高过一阵的欢呼声中,两人的比试也到了最后决胜的阶段。

    第五听云这时已经收回了注意力,在十招以前他就已经预料了结局。现在整个擂台都被新生的木藤缠绕,虽然不比在森林之中,但对谭近春的加成可不小。到了这时,第五听云才明白谭近春耗费大力气要将这木擂改造的原因。

    帝星学院的封常,虽然已是结丹境修者,但相较谭近春来说,总还是逊色了些。

    肖梦蝶坐在第五听云旁边,问道:“第五,这个封常怎么样?”

    第五听云摇了摇头:“他赢不了的。”

    “赢不了了就不考虑了吗?”肖梦蝶显然也是看出了些端倪,“老实说,谭近春的实力很强,如果一味地以在擂台上打败他为筛选条件的话,我觉得再给你两个月,你也不见得能招满人吧。”

    第五听云笑道:“这我当然知道,放心,我心里有数,谭兄心里也有数。这封常虽然基本功不错,但招式单一,威力不大,尽管元力充沛,但发挥不出足够的战斗力,比他强的人多着呢。”

    话刚说完,只听得擂台上一声“着”。

    接着就见两条手臂般粗细的木枝,不知何时已经突破到了封常的防御圈之内。木枝如蛇头,迅疾如电地点在封常的胸口,封常哇地吐出一口鲜血,面色灰白的同时倒飞出去,砸在了人群之中。

    围观人群纷纷退让,唯恐被封常碰到,他们都是明白人,修者之间的战斗,哪怕是一丝余力,也足以让他们骨断筋折。

    封常摔在地上,又吐了口血,几个同样穿着帝星学院院服的少年过来扶起他,都面色愤愤地看着擂台上的谭近春。他们眼神不善,却再没一人翻身上台挑战。

    帝星学院暂时没人上台,这时另外一方有人飞上。

    这一人自称是来自粤江地区,修为也是结丹一重天。两人互通姓名之后动起手来,只交了五个回合,第五听云和肖梦蝶就齐齐摇头,这人比那帝星封常还要弱上许多。

    十五回合后,谭近春直接将对手击倒在擂台之上。

    人群的欢呼声更烈。

    接下来又有几个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修者上台挑战,修为境界在结丹境一重天二重天不等,第五听云本以为谭近春击败三人后就会下场休息,可没想到谭近春一连挫败六名强敌,现在台上是一个同样来自菁华学院的高年级修者,两人为同院同学,相互早已认识,这时更是打得难解难分,已经到第一百二十回合了。

    台下观众们直呼过瘾,远处玄武门城墙上守城的将士们,都被一阵阵的欢呼声吸引了注意力,时不时地转头看着擂台。

    “这一把,谭近春应该要输了。”肖梦蝶说道。

    第五听云点头:“郑溪风,结丹境二重天,菁华学院人,可以考虑一下。”

    轰!

    在热烈的呼声中,郑溪风依靠身法避开了周身盘绕缠结的十多条木藤,欺进谭近春的身前。两人面对面,四掌推出,炸响声中,周围木藤退却,如同潮水。这四掌相接,是完全刚硬的较量,是元力体量的争锋,任哪一方都取不得巧。

    咔咔咔。

    新生木枝寸寸崩断。

    谭近春似是力竭,五息之后便支撑不住,呼呼声响,脚底两条木藤如蛇般蜿蜒射出,卷向郑溪风的双腿。而谭近春借此机会,撤掌后退,想要脱离战圈。而郑溪风鏖战过百回合才占到上风,哪肯就这么放任谭近春脱身,他把牙一咬,竟不退反进,在两条木枝缠死他双腿的同时,他也两掌正中谭近春双肩。

    随着一声闷哼,谭近春擦着擂台木板飞退,脚上的力道将那些新生的木枝全部踢断。他连战七场,元力本就后继不足,此时又没料到对方求胜心切,竟以伤换伤,所以一门心思只想着撤退,全没防御,吃了郑溪风十成十的掌力。

    重伤的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如一块陨石般砸落人群。

    那个方向上的观众倒也默契,一哄而散,转眼间就在谭近春的坠落之地腾出了一块空地。只是,大多数人反应快速,可这时偏偏有个背着一捆干柴的少年还站在原地,原来刚才人流拥挤后退,将他背上的干柴与柴刀挤散,柴枝纷落在地,他正忙着捡拾,全然忘了有个人正朝着这边砸来。

    “快让开!”有人大声提醒。

    有人惊呼一声,挪开视线不忍再看。

    人群中有些修者也发现了这一幕,但事起突然,谁也没来得及做出反应。

    砰一声响。

    谭近春裹挟着巨大的元力撞在砍柴少年身上,只听得“哎哟”一声,谭近春和砍柴少年如两个葫芦般各自滚出去了两丈有余。令人吃惊的是,谭近春这一撞之后,就那么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抽搐了两下,竟没能爬起;而砍柴少年坐了起来,摸了摸屁股,又揉了揉头,似乎被撞得有点蒙。

    “他……他……这是?”

    肖梦蝶和第五听云本也打算飞身过来搭就砍柴少年,可赶到时却看见了眼前这一幕,两人都不禁大眼瞪小眼。

    “他是修行者?”

    刚才那一撞,乃是郑溪风作为结丹境二重天的一击,就算并非全力,但一掌将谭近春从擂台上击落乃是不争的事实。这样的力量倾泻在砍柴少年身上,甚至连血都不见吐,此情此景也唯有对方也是修者才能解释了。

    更何况,刚才谭近春和砍柴少年相撞时,同样爆发了一股强横的力量,起初周围众人都以为是谭近春不愿伤了无辜之人而强行运转元力抵抗。可从现在的状况来看,那股力量恐怕是来自这砍柴少年。

    “先去看看谭兄。”

    第五听云看了慢悠悠起身的砍柴少年,和肖梦蝶去到谭近春身边。这时郑溪风也知出了事故,跳下擂台取出学院丹药喂谭近春服下。谭近春虽不能起身,但还很清醒,吐出一口血,咧嘴道:“好刚猛的元力!”

    “这位大哥,你没事吧?”

    就在这时,那砍柴少年已经来到了旁边,一边把从地上捡起的柴刀别在裤腰带上,一边关切地问候道。

    第五听云、肖梦蝶、谭近春,还有郑溪风齐刷刷地看着砍柴少年,可这时,少年正一脸愧疚地看着谭近春,左手不断地挠着头,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第五听云打量着少年那黝黑的脸和精壮的手臂,却没察觉到元力波动。

    “今天这是怎么了……难不成这少年是和小鸟游纯子一样的妖怪?”

    第五听云正在心里纳闷,突然听得身后传来师赋的问话声:“娃娃,你今年几岁了?”

    砍柴少年循声望去,知道那个窝在椅子里的糟老头子是在问自己:“满了十七了。”

    师赋又问:“不曾修行过?”

    “修行?”砍柴少年连连摇头,摆手说道,“没有没有,俺娘说修行得花很多很多钱,俺家没钱,进不去学院。”

    “十七岁的结丹境四重天……”师赋没去听少年后面的话,自言自语道,“真是天生的修行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