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洲武帝 > 第七百二十四章 潇湘来人

深圳科技园足球场

 热门推荐:
    眼望之处,对蓝白相交的长衫,第五听云和肖梦蝶再是熟悉不过,正是他们潇湘学院的院服。而那边站在人群后方的一行人,他俩也大多打过交道,其中的打虎盟陈山倒更是和他们有过过节。

    “陈山倒、薛寒露、宫商、潘九鹏、胡安超……”肖梦蝶挨个念出那些校友的名字,看得出来,能够在这远隔万里之遥的神京城遇见校友,肖梦蝶感到有些兴奋,“方芳师姐、玉玲珑师姐、郭厢师姐!他们都来了。”

    潇湘学院这一行,虽说人数没有派往珠峰圣境的多,但也已是精锐全出。所来之人均是学院翘楚,陈山倒乃是打虎盟盟主,方芳、宫商、潘九鹏都是各自的协会一把手,郭厢和胡安超乃是学生会的代表人物,而玉玲珑更是身属风纪委、师从千里封疆韩野老的学院风云人物……

    若论年龄,这些人无疑都是在二十二岁之下的,最是年长的陈山倒,也不过是潇湘学院五年级的学员,他也尚在二十二岁之内。只是不知,这些人又有几个是突破了结丹境的?

    第五听云出神望着那方,连郭厢、方芳等人的眼神招呼都没回应。他心中想道,今日前来的这八人,当初都是去过珠峰圣境并且安然归来的,想必也从宗师圣境中有所收获,借助圣境之行所悟,一举冲破结丹境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么一想,他心中稍安,这才明白为何潇湘学院会安排这么多人上京而来。

    “咦,那个小女孩是谁?生得如此水灵娇俏。”

    肖梦蝶惊异一声,将第五听云从神游状态拉了回来。

    第五听云细看过去,才发现薛寒露左手边站着陈山倒,右手却还牵着一个稚嫩的小女孩。那女孩皮肤水嫩白皙,白里透红,有如上好的瓷器,又像是冻胶,五官精致俏美,让人不忍移开目光。初看一眼,他也惊咦一声,觉得那小女孩有些眼熟。

    当他打量那女孩之时,那女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也正盯着他看。

    “莲儿?她怎么来了?”

    第五听云大吃一惊,他虽说不上聪明绝顶、智慧无双,但也颇为机智聪颖、脑筋灵活,可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直留在南蜀学院修行的岱青莲,怎么跟着潇湘学院的师兄师姐们跑来神京了?更令他诧异的是,岱青莲怎么会和薛寒露搅在了一起?看她俩手牵手的样子,关系似乎还很不错。

    薛寒露是潇湘学院出了名的冷淡美人,除了打虎盟人和同班学员之外,罕见她与外人往来。就连她的同班学员,听说她也大多只限于点头之交。

    这样一个人,今日却和岱青莲牵手而来,情同姐妹,第五听云当真想不明白。

    就在这时,那边岱青莲拉着薛寒露似乎想要往人群里挤,可薛寒露摇了摇头,似是不喜人多嘈杂之处,蹲下身来和岱青莲说着些什么。岱青莲面露焦急,一边指着第五听云这方一边张嘴说话,但见薛寒露几经犹豫,最终还是拗不过岱青莲,点了点头,站起身和陈山倒说了几句。

    陈山倒点了点头,然后运气沉声,张嘴大喝“潇湘学院陈山倒,预定一席!”

    他这一声音量其实并不大,但因为其中蕴含元力,声波传开不散,倒像是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响起。偌大的广场成百上千号人登时闭口,静寂一片之际,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地望向西北角落处的陈山倒诸人。

    对各方视线毫不在乎,陈山倒抬步往前便走,其后潇湘学院众人跟上,岱青莲更是高兴地一蹦一跳,若非牵着薛寒露的手,恐怕早就超越了在前引路的陈山倒。

    西北一方的围观人众,这时自发地让开一条通路,供潇湘一行通过。

    “第五兄弟,肖老弟,你们学院果真不凡。”陈山倒那一声沉喝,对普通人来说或许仅仅只是响亮而已,但对修者来说,却是得窥修为的途径。谭近春已是结丹二重天,一听便知陈山倒的境界几何,“这位老兄一啸之威,足有结丹境一重天巅峰之势!”

    肖梦蝶道“哦?谭兄,若是你们生死相战,你觉得他能撑多久?”

    谭近春一愣,万没料到肖梦蝶何有此问,不过转念一想,也明白了这一问的含义所在。擂台比试,本就只是切磋演武,虽能评判战力高低,但双方皆有留手,终究无法看出个人全部实力。唯有生死交战,双方才能全力对敌,那才是修者的真正战斗力。

    想到此处,谭近春伸出一个手指,回答道“若他无什么特殊手段,谭某自信可在一刻钟之内胜他。”说完不待第五听云和肖梦蝶凝眉,便哈哈笑道,“可那怎么可能呢?作为结丹境的修者,谁还没几样保命的手段,真要决斗起来,鹿死谁手可说不准呢……第五兄弟,你觉得呢?”

    第五听云按下心中担忧,正要回答,可这时场中一声欢呼,原来是潇湘学院众人已经走到栅栏之外,陈山倒凝定身形,翻身一跃,便轻轻巧巧的落在了那连接木栏和中心擂台的枝条之上。

    那些枝条算不得坚韧,晃荡两下,然后竟平稳下来,仿佛其上并没站人一般。

    “对元素力量的掌控不错。”谭近春嘿嘿一笑,长身而起,对身后不远处的李青萍行了一礼,然后对左右两人拱一拱拳,然后便飞身上擂,高声宣道,“不才谭某,忝列九席之中,今天负守擂之责,请陈兄赐教!”

    两人一东一西,各自挺立,广场内外群情激动,喝彩连连。

    这一仗尚未开打,围观民众的情绪却先攀到了顶峰。

    “请!”

    陈山倒神色淡然,道了声“请”,竟不率先发招。

    若是面对长辈,他这可算是谦敬之举;可面对同台竞技同辈比武,难免显得有些托大。再加上谭近春翻身上台,便对自身境界不加掩饰,结丹境二重天的修为悉数展露,而他不过结丹一重天,这样一来,他此番站定原地只取守势就显得有些狂妄了。

    “好一个潇湘学院!”

    谭近春在心里喝了声彩,虽还未正面交手,但他已先为对方的气度和胆识称了声赞。不过越是这样,便越激起了他的好胜之心,同为帝星七校中获得武神楼认可的四校之一,菁华学院可绝不会被潇湘比了下去!心有此念,他也不管对方是狂妄自大,还是虚实相生,足后一点,整个人向对方冲射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