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洲武帝 > 第七百二十章 破千军

皇冠系统

 热门推荐:
    其时西边的落日尚还有一半露在地平线上,东方又已有一轮玉盘似的圆月升上了天空。那圆月白如薄雪,轻似纱绸,表面被一层似雾非雾宛若沙尘的物什半遮半露,细看之下,那竟是片片晚霞。

    西方如血的残阳撒遍大地,给整个玄武门内外镀上了一层鲜艳的红光。

    第五听云和曹破军分立擂台两侧,黑乎乎的影子拉得老长,两人都是侧对着夕阳,是以半边脸是黑的,半边脸是红的,让人无法看清他们的面目神态。

    肖梦蝶靠在木椅之上,他虽心有自愧不如的卑微想法,但这时见擂台上两人分南北站立,一人是他颇为信服的第五听云,另一人是帝星学院的学员,虽从前未听过其人名号,但见那曹破军渊渟岳峙、站如青松、定若铜钟的磅礴气势,他便知曹破军绝非庸人。

    这般龙争虎斗,他如何会粗心错过,当下凝神注视,不愿看漏一招半式。

    那些围坐在一起闲谈的京城居民,苦等一天本已兴致阑珊,正想各回各家进用晚饭,可突然间那同样枯坐了一天的第五听云这时竟同一个粗壮少年汗跃上擂台,眼看就要动手。他们本就是寻来看热闹的,怎舍得放过,当下吆喝一声,聚集在一起朝栅栏靠了靠,选了舒适的位置相拥而坐,竟像是听曲看戏一般惬意。

    除此之外,那些守在栅栏内的巡防士兵、站在城门楼上下的看城将士,也都纷纷把视线投注了过来。这般日夜交替之时,正是换班之际,可白班的士兵站在原地不走,新来替班的士兵也挤了上来,一时间反倒是玄武门上上下下热闹了起来,在这换班间隙纪律也松散许多,不少士兵呼三唤四聚在一起,对着结丹擂上指指点点。

    咚一声响。

    曹破军毫不理会在旁观看的那许多人,脚下一错,迈开大步就冲向对面的第五听云。他站如千年不老松,动若雷霆,奔行之间周围风声呼啸不止,颇有几分威势。

    但第五听云立在原地,神识却牢牢锁定在曹破军的脚下。

    只见那曹破军一步跨越足有半丈之远,落地也很是威猛,如流星坠落般迅疾有力。而那些被他踩踏而过的木板,虽说都厚比青砖,但这时却都韧性十足,竟一块接着一块弯出了不小的弧度。可偏偏被压弯的木板又没有断折,甚至连一点破裂的声响都没有传出。

    “这曹破军虽练就一身硬功,但这对元力的控制当真是出神入化。”

    第五听云仗着离人剑灵的感知,将神识一层接一层地铺到曹破军的双足之上,神识反馈,他能清清楚楚地洞察曹破军双腿元力的运转。而曹破军也并不阻拦他的神识,低吼一声,结丹境一重天的修为尽数展露。虽然对对方境界早有预料,但当对方真正显露出结丹境之时,第五听云还是愕然一惊,说起来他这还是第一次在炎华帝国遇到结丹境的学员。

    正惊愕之时,曹破军双拳破风,已经袭面而来。

    扑面的劲气好不刚猛,第五听云只有灵玄境八重天的修为,不敢和曹破军对拳。他心意一动,双足连错,在擂台之上水平方向施展出蜃楼诀的身法,只见一串残影掠过,须臾之间他人已经横移开了一丈,自是稳稳躲过了曹破军的双拳。

    待他回头看时,那一长串残影兀自没有消散,由此可见,他的速度有多快。他回转过身,正要从侧面冲向曹破军,可他竟看见那曹破军仍旧不偏不倚地朝着原来方向两拳砸出。

    “这人反应竟这般弱……”

    第五听云眉眼一皱,心中正不解之时,突然看到那曹破军嘴角勾起,他也不及细究,顿时心生不妙,想要运转元力防御。可他仓促之间,元力哪能随心而发,尽管他修为精深超过同境界的修者,但这时也已来不及。

    轰!

    宛若天雷轰顶。

    他只觉双耳嗡嗡作响,竟短暂地失去了听觉。而四面八方,都有刚猛拳力轰砸而来,就像是有无数道无形的墙壁向着中间挤压,又像是前后左右都被百丈高的巨浪包围,只待巨浪拍下,他即会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锵锵两声道尖锐声响。

    离人坤母二剑齐齐出鞘。

    第五听云生平遇险无数,但尤数这一次最为突兀难测,他哪里会料到自己只是大意了片刻,竟就落得现在这么一个九死一生的局面?他面色已变,四面八方轰来的掌力竟都一般无二,每一分每一寸地方所袭来的都是结丹境修者的全力一击。他已经来不及细思曹破军是如何做到的,他现在只愿自己能够在这滔天掌力下保住自身修为,哪怕重伤也是顾不得了。

    心分二用,呼吸之间,他已将离剑七式的第五式和大地剑诀吟诵了一遍。

    锋利无匹的离人剑意与古朴厚重的坤母剑意陡然爆发,第五听云左手持离人剑,右手拿坤母剑,打算强行破开周身的汹汹掌力。他这般于弹指间疾运元力,使出两道高深剑意,即便是他,也受到反噬,虽外力磅礴发出,但内脏皆被自己震伤,实已受了内伤。

    “罢了罢了,是死是活只能听天由命了……”

    两道剑意如开天巨斧般朝着四周荡去,尚未破开曹破军的拳劲,第五听云反倒先喷出一口鲜血。他心下黯然,无奈地叹了口气。可转瞬他又“咦”了一声,原来那铺天盖地的刚猛拳劲,竟在瞬间完全消失。

    剑意不受阻挡,直接化作了两道狭长的剑气朝两旁刮去,在那百丈见方的青石广场上留下了两条手臂粗细、长及百丈的壕沟。两道剑气划出百丈的沟渠后还未衰竭,狠狠地劈砍在了城墙之上,但听得轰隆声响,脚下大地一震,那剑气的威力还完全消散。

    “你这两剑倒厉害得很。”

    曹破军这时早已收拳静立,遥望着那两条笔直的剑痕,虽然语气颇有玩味和不屑,但双眼深处却藏着一丝赞许。

    第五听云尴尬一笑,两人虽只交手了一招不到,但他已经对这曹破军肃然生起了敬佩之心。曹破军一身硬功虽然并未展现,但就这诡异莫测、刚猛无双的拳法,以及那收发有心、对元素力量的绝对掌控,已经足够说明他的修为。

    结丹境一重天,确不是灵玄境所能比得。那等阴阳共济、转换无碍的元力运转法门,便是灵玄境中一再强调参悟的生死双玄关之效能。

    心中微作他想,第五听云拱手说道:“欢迎你加入队伍!”

    曹破军也没怎么表现出喜悦,只是顺手除下那象征着帝星学院的院衫,手腕轻抖,便将那青白长衫准确无误地掷在了肖梦蝶身旁的木椅上。他道:“这位置我定了,接下来的二十天我要闭关,不用找我。”说完转身离去。

    第五听云嗫嚅片刻,但终究没有说什么,他想:这曹破军虽然霸道强势,但炎华帝国还能找到把他从那座椅请下来的人吗?细想许久,他摇了摇头,和肖梦蝶收拾了一下场地,便回王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