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洲武帝 > 第七百零八章 七局既定

网上博彩论坛

 热门推荐:
    “那这最后一局就由纯子领教了。”

    好一会儿后,小鸟游纯子脸上的绯红之色才褪去,在太刀川枫的点头示意下,她学着炎华宫女的礼仪福了一福,然后向前两步,站到太刀川枫的前方。

    第五听云嗯了一声,再不迟疑,直接抄起骰盅一阵猛摇,乒乒乓乓的撞击音立马传出。

    太刀川枫懒懒地窝在椅子上,看着第五听云那比李青萍要笨拙得多的姿势,便知第五听云绝不是那种赌场老手。有了这个判断,太刀川枫脸上的笑意更甚,他对小鸟游纯子的能力有着绝对的信心,任你把骰盅摇出花来,小鸟游纯子只需看上一眼,便能将其中的情况了然于心。

    这便是他费尽心思邀请李青萍来千金阁台的底气所在!

    无视掉太刀川枫那目空一切的眼神,第五听云意念一动,丹田元力与洪水般涌出,顺着他的手臂不断地冲击在骰盅表面。他不敢分心,打起十二分精神控制着元力,因为他既不能让元力冲击过大,那样会直接摧毁整个骰盅;元力冲击同时也不能太小,那样会起不了作用。

    要想找到一个不损毁骰盅而又能把元力穿透隔绝元阵送入骰盅内部的临界点,可以说绝不容易。他唯有一点一点地加大力道去试,而这样的尝试又存在不可逆性,因为一旦某个瞬间力量超过了临界点,那么骰盅定会碎裂成渣。

    这精细而又繁琐的过程,极其考验他对元力的掌控程度!

    仅仅五个呼吸的时间,第五听云的额头上已经汗珠密布,由此可见其心神精力消耗之巨。

    “呵,白费心机!”

    太刀川枫立即感应到了第五听云周身的元力波动,满不在乎地哼道。

    这千金阁台不是一般赌坊,怎么可能会对修者没有防备?太刀川枫此前特地寻过千金阁台的特制骰盅,就是为了检验那骰盅材质以及其上的隔绝元阵对修者的限制有多大。即便以他的境界,要想将元力神识注入骰盅之内也绝非易事,所有他当然不会相信一个灵玄境八重天的修者可以做到。

    乒乒乓乓的撞击音一直在持续。

    第五听云挥舞骰盅已经有了半盏茶的工夫,他双鬓长发已经完全汗湿,紧紧地贴在脸上。但他神色平静,依然没有放下骰盅的打算,这个过程本来就很艰辛而漫长,如同攻打城池一般,须得持久作战方能绳锯木断水滴石穿。

    时间悄然流逝,太刀川枫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连声催促“我说这位家丁,你到底有完没完?如此良辰美景,岂容你这般消磨?你们炎华不是有句话叫男子汉大丈夫,当应果断利落,你这么故意拖延有何居心?浪费本王和萍二小姐的时刻,你这下人也太不识好歹!”

    “你催什么催?我李青萍一言九鼎,你还怕我食言不成?!”

    李青萍看着第五听云满面大汗,生怕太刀川枫惊扰到了他,赶紧出声呵斥。

    她这时的名节贞操全系于这最后一把赌局之上,全系于第五听云之身,她的紧张彷徨、担忧焦虑要远甚于第五听云。但她终究是皇室宗亲,自幼不知见惯了多少大场面,这种情况下,她还能强自镇定静心下来,安静地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身外的催促、呵斥,第五听云全没听见。

    此时的他,依旧在一次次地重复着加大力道、冲击元阵的过程。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失败,但他并无气馁之色,眼神之中反而能见少许欣喜,因为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离那个临界点已经很近了。

    盏茶时间再过。

    太刀川枫已经彻底地不耐烦了,面色阴沉,不发一语。

    反倒是小鸟游纯子神情依旧,自然含笑,乖巧可人令人如沐春风。

    当!

    终于,第五听云振臂一挥,用力将手里骰盅盖在了桌上。他用左手抹去脸上汗液,右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道“请下注。”

    李青萍、太刀川枫和小鸟游纯子这时都精神一震,各自带着不同的眼神齐齐望向骰盅,只见那骰盅表面已经有一条扭曲的裂缝自上而下贯穿,若再多有一丝力道,骰盅便会从中裂开分为两半。

    这……难道骰盅表面的隔绝元阵已破?!

    刚有此念,李青萍和太刀川枫便立即释放神识扫了过去,两人面色迥异,都觉自身神识一路畅通无阻,十分顺利地进入到了骰盅之内,原来第五听云真的破掉了元阵!神识入内,两人立即去感知那三粒骰子,可一番感知下来,两人面色皆变。

    太刀川枫双眼放着凶光,指着第五听云想要说话,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李青萍的脸色则一下子好了许多,微抿的嘴角显示着她此时的喜悦。

    “纯子小姐,请下注。”第五听云将太刀川枫和李青萍的反应收入眼中,不由有些得意。

    “这……这……”连太刀川枫和李青萍都能知道骰盅里面的情形,小鸟游纯子当然明了得很,只是她这时吞吞吐吐,秋波般的双眸在桌上“大”、“小”、“豹子”三个选项之中来回移动,愣是没有拿定主意。不知所措之间,她的俏脸又不由自主地烧起了红霞,如那熟透了的红苹果。

    “你这下人大胆!”太刀川枫这时站了出来,怒骂一声,然后冷哼道,“你强行将骰子震成粉末,哪里还有点数?这押大押小,自然也是无稽之谈!这一把你犯规,我们不押注……”

    第五听云微微一笑,似是早有预料“照王子这么说,是认定这把不大不小,也不是豹子咯?”

    太刀川枫阴沉说道“里面一堆粉末,难不成还有假?”

    第五听云又道“王子阁下修为高深莫测,实在令我佩服之至。不过这场赌局,王子却是输了。”

    说完不等太刀川枫反悔,他便直接揭开骰盅,只见一团粉末堆在盅底正中,正是粉碎成末的骰珠!

    “如何?”太刀川枫一挑眉,正要抬脚去拉李青萍的手。

    “王子慢来!”第五听云声蕴元力一声厉喝,然后俯身下来,对准那粉末一吹,白色粉尘飞起,顷刻间便完全飘散。而在那粉尘堆积之处,则露出了三个半颗骰子,三个半颗骰珠皆是大大的红点朝上,赫然便是“幺幺幺豹子”!

    太刀川枫看着那撺在一起的不完整骰珠,冷哼一声“纯子,我们走!”说完宽袖怒甩,发出呼呼风声,大步往外走去。

    小鸟游纯子紧跟在后,临出门时,突地停下,转身对第五听云一福,甜甜笑道“公子对元力的控制真是令纯子大开眼界,公子的急智也让纯子好生佩服,今番对赌七局已定,纯子服输。”说完之后,开门而去。

    。